甘泉研究

内阁首辅申时行居然这样评价白沙心学、阳明心学与程朱理学的关系!

时间:2016/11/15 19:24:45  作者:湛柏欣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749  评论:1
内容摘要:内阁首辅申时行居然这样评价白沙心学、阳明心学与程朱理学的关系!原创 2016-11-15 湛柏欣 大心学万历十二年(1884年)十月,申时行为上疏,认为:               之前有官员提议王守仁、陈献章从祀学宫,让九卿及科道官议论。不少官员不能理解皇上布施恩德的心意,议论杂乱,甚至诋毁王守仁。皇上圣旨:“王守...

内阁首辅申时行居然这样评价白沙心学、阳明心学与程朱理学的关系!

 2016-11-15 湛柏欣 

万历十二年(1884年)十月,申时行为上疏,认为:

        

       之前有官员提议王守仁、陈献章从祀学宫,让九卿及科道官议论。不少官员不能理解皇上布施恩德的心意,议论杂乱,甚至诋毁王守仁。皇上圣旨:“王守仁的学术原本是与宋儒朱熹互相发明,未曾有因为王守仁学术而废弃朱熹学术的情况。”皇上的圣言伟大啊!也是明示了。然而,官员们还是议论纷纷,没有定论,皇上又命廷议统一意见后才备文上奏。

        皇上重道崇儒,多次发出饱含恩德的圣旨,深刻而显明。那些诋毁王守仁、陈献章的人,说王、陈的学术为“伪学”、“伯术”(霸者的权术),是不了解王守仁的学术,不值得深入辩论。 

        说王、陈是各立门户的人,一定要把王、陈说成离经叛圣,如老、佛、庄、列之徒才罢休。例如王守仁,说的“致知”出于《大学》,说的“良知”本于《孟子》。陈献章说的“主静”,沿于宋儒周敦颐、程颢。都是阐述儒家的经典和古训,发展儒学的真谛。怎会是自创一门户呢?事理浩瀚繁多,会使人茫然无从下手,一定要从中提示要点启发学子入手处,在宋儒那里已经是这样。所以宋儒教导学生,说“仁”的、说“敬”的,也是各自有主要入手处。怎么唯独说王守仁、陈献章另开门户呢?

        把说王、陈的学术说成是禅家宗旨的人,一定要把王、陈的学术说成丢弃伦理、脱离世事才罢休,然后说王、陈的学术是禅,可以这样吗?

        气节如王守仁,文章如王守仁,功业如王守仁,然后说他的学术是禅,可以吗?

        说王守仁对儒家没有贡献,那么一定要有著述才算有贡献吗?孔子曾经删述《六经》,然后又说“予欲无言”,说“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门人颜渊最被称为好学了,以身作则弘扬儒学的,比用言论发扬儒学的,功劳更大啊。

        那些说崇王守仁则废朱熹的人,不懂得儒学各派可以相辅相成,可以共存而不相互违背啊。在朱熹那时,朱熹和陆九渊辩论,甚至带着怒气互相攻击,两家的弟子如仇敌,现在也是一起从祀学宫啊。朱熹的学术,往日不会因为陆九渊的学术而废,现在唯独王守仁可以废吗?

        大概近代的儒臣,身穿宽袍系阔带自以为宽容,然而看他们平日的行为,往往是有拘泥浅陋的弊病,在学术上又没有什么建树;博览书籍多闻识自以为有学问,然而看他们的实际所得,往往停滞于见闻,在修养上又没有什么体验。习俗的沉沦禁锢,已经很久了啊!

        现在诚心祭祀王守仁、陈献章,一来可以说明真儒的有用,而不是安于拘泥浅陋;一来可以说明实学的自得,而不是限于各种见闻。这对于圣人的教化,难道不是大有神助吗?如果胡居仁的纯心笃行,众议所归,也可以一起从祀学宫。

       我们大明立国二百多年,理学名臣,先后辈出,不比宋朝少。不过从祀学宫的,到现时为止只有薛瑄一人,实在是缺漏。以前有人说:“众人的言语错杂混乱,就会折损圣学的传播。”希望圣上裁断,把这王、陈、胡这三位贤儒,列于薛瑄之后,以此彰显光大我朝文运,使之兴隆。

 

 

 

原文

  前御史、詹事建白先臣王守仁、陈献章从祀学宫,下九卿、科道官议。诸臣不能深唯德意,杂举多端,或且诋訾守仁。奉旨:“王守仁学术原与宋儒朱熹互相发明,何尝因此废彼。”大哉王言!亦既明示之矣。而议者纷纷,迄无定论,又命廷议归一具奏。 

  仰唯王上重道崇儒,德旨屡下,深切著明。今覆议乃请独祀布衣胡居仁,臣等窃以为未尽也。彼诋訾守仁、献章者,谓之“伪学”、“伯术”,原未知守仁,不足深辨。 

  其谓各立门户者,必离经叛圣,如老、佛、庄、列之徒而后可。若守仁,言“致知”出于《大学》,言“良知”本于《孟子》。献章言“主静”,沿于宋儒周敦颐、程颢。皆阐述经训,羽翼圣真。岂其自创一门户耶?事理浩繁,茫无下手,必于其中提示切要以启关钥,在宋儒已然。故其为教,曰“仁”曰“敬”,亦各有主。独守仁、献章为有门户哉! 

  其谓禅家宗旨者,必外伦理、遗世务而后可。今孝友如献章,出处如献章,而谓之禅,可乎? 

  气节如守仁,文章如守仁,功业如守仁,而谓之禅,可乎?

    其谓无功圣门者,岂必著述而后为功耶?

    盖孔子尝删述《六经》矣,然又曰“予欲无言”,曰“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门人颜渊最称好学矣,然于道有以身发明者,比于以言发明,功尤大也。 

  其谓崇王则废朱者,不知道固相成,并行不悖。盖在朱时,朱与陆辩,盛气相攻,两家弟子有如仇敌,今并祀学宫。朱氏之学,昔既不以陆废,今独以王废乎? 

  大抵近世儒臣,褒衣博带以为容,而究其日用,往往病于拘曲而无所建树;博览洽闻以为学,而究其实得,往往狃于见闻而无所体验。习俗之沉锢,久矣!

       今诚祀守仁、献章,一以明真儒之有用,而不安于拘曲;一以明实学之自得,而不专于见闻。斯于圣化,岂不大有神乎!若居仁之纯心笃行,众议所归,亦宜并祀。

      我国家二百余年,理学名臣,后先辈出,不减宋朝。至于从祀,乃止薛瑄一人,殊为阙典。昔人有云:“众言淆乱,折诸圣。”伏唯圣明裁断,益此三贤,列于薛瑄之次,以昭熙代文运之隆。 

 

 

(图片来源网络)


标签:内阁 居然 评价 理学 学的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