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八面玲珑

时间:2013/11/17 22:10:56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19  评论:1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八面玲珑八面玲珑返回湛清  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位小姐还穿旗袍、经营当铺,养了个民初少女般的小女婢...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八面玲珑八面玲珑返回湛清

  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位小姐还穿旗袍、经营当铺,养了个民初少女般的小
女婢,喝菊花普洱、金萱、乌龙茶……

  怪!人怪就算了,还把他亲亲爱爱的妹妹给搞丢了,这女人肯定有什么古
怪,他非得弄清楚不可!

  偏偏她诡计多端,滑溜得很,很懂得装蒜、避重就轻,把他气个半死!

  很、好!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愈难搞定,就愈激起他昂然斗志,任她再
如何八面玲珑,只要是他想要的,终究会得手的……

  男主角原驭女主角襄筱海第一章星期五下午,春天百货公司还是有不少客
人来来去去。一辆稳重的奔驰轿车滑近宽阔的大门口,一分不差地停了下来。

  在司机还来不及跨下来开车门时,后车门已打开来,身着黑色笔挺西装的
壮硕男子一下车,立刻吸引了附近逛街民众的目光。

  甫下车的男子并不是什么绝世美男子,不过那刚毅的脸庞以及眼神里的凌
厉气势让他看起来更为引人注目。

  「总裁,请问您几点要用车?」司机恭敬地站到旁边。

  男子看了眼轻薄的腕表。「预计四点半钟离开会场。」

  司机忙颔首,通常总裁说几点就是几点,少有出错的。

  男子没再多看司机一眼,随即转身踏进春天百货。

  今天是庆烨集团的蓝天汽车举行新车发表会的日子,虽然不是假日,六楼
的中庭广场却挤满了媒体跟参观的群众。原驭才走出六楼电梯,眼尖的工作人
员随即看到救星似的奔了过来。

  「总裁,出了点状况。」公关部门的专员李永善满头大汗地奔过来。

  原驭才瞄了一眼,随即发现这状况绝对不是只有「一点」而已,否则这个
公关部专员不会汗流成这样。

  「别急,跟我来。」原驭的手按住他的肩膀才一、两秒钟,马上消减了对
方不少慌乱的情绪。

  李永善一边跟着老板坚定的脚步走向里面的工作间,一边不断地深呼吸,
好让自己镇定下来。没事了,老板亲自来了,就算有啥天大的事情,他都有办
法解决的。

  一走进工作间,门甫关上「外面很多记者,无论事情多么严重,都不要这
样慌慌张张,如果你不能解决,应该马上报告原经理。」原驭语气并没有加重,
但是惯有的威严还是让李永善汗颜。

  「是,我太慌张了。」李永善抬起脸来望向自己的老板,眼底的崇拜之情
不自禁地涌上。他就是因为景仰原总裁,才千方百计考进蓝天汽车的,他希望
能表现得更好一点。

  「好了,发生什么事了?再一个小时发表会就要开始了,原淇呢?」原淇
正是公关部门的经理,也是原驭的亲妹妹,唯一的一个妹妹。

  「总裁,原经理不见了,她刚打电话给我,说她上飞机了,还说一切交给


  …给我……」李永善说着声音又抖了起来。交给他?经理的意思该不会是
那个意思吧?可是他才来蓝天汽车三个月,什么都不懂耶!

  原驭闻言瞇起眼,精锐的眼神一敛——事情不大对劲,原淇从来不会这样
不负责任,居然在这种重要活动场合消失?

  「经理说请总裁不要担心,她很平安,所有的事情她都写在信里,下午会
请快递把信寄给总裁。」李永善愈说愈小声,因为他发现老板的脸色愈来愈难
看。

  就在他以为总裁会当场发飙的时候,他眼神一低,再度扬起时,眼中只有
笃定,一点慌乱也没有。

  「那么把她的工作清单给我,目前还有哪些事情要处理?」原驭很想亲自
去抓他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回家,但是眼前的状况并不允许。他接过原淇
之前整理出来的工作单子,开始下令:「现在你出去确认所有场地布置,模特
儿我来联络,还有,把能用的人手全部叫进来,我要交代事情。」

  「是是是,我马上去。」李永善颓废的眼神又亮了起来,有老板在就没问
题了,乖乖去干活就对了。

  于是原本躁动的情绪被安抚,这场风波也在原驭的亲自坐镇下安然度过。

蓝天汽车的新车发表会顺利完成。然而发表会的成功并没有稍稍平抚原驭心头的怒
气,待整个活动结束,他连留下来跟商业界朋友交际的意愿都没有,就驱车直
奔公司。

  就在办公室的地板快被他走穿时,快递果然如原淇所言送来一封信——亲
爱的大哥:你不必担心我,我很安全,也没有被绑架。

  我只是终于提起勇气去追寻自己的梦想,虽然到我这年纪再来转换领域已
经太迟了些,但我不想老了以后还在为此后悔,所以决心离开。当你收到此信
时,我人已经在欧洲了,请勿挂念,我会不定期打电话回家。

  PS. 请勿责怪筱海,她是个好人,没有她,我根本无法实现梦想。

  小妹 原淇敬上原驭将信揉成一团,握起的拳头发泄似地搥上光滑的原木
桌面。

  「到底是谁唆使小淇的」他的妹妹是个乖巧的女孩,向来温顺又可人,怎
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就这样不事先交代一声,留书出走?

  他将信再次摊开来,修长的手指在信尾的人名上重重敲击了两下,眼睛也
随着瞇了起来。

  通常当他出现这种表情,识相的手下都会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可惜这个叫
做筱海的一点也看不到,否则说不定开始发抖了,惹到他原驭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个小时后,原驭将原淇身边的人全部盘问过一轮,终于找到那个罪魁祸
首了。原来蛊惑小妹出走的,是个开当铺的女人,名叫襄筱海。

  无论此人是什么来头,他都会让她知道自己惹错人了。

  按住对讲机,他对秘书交代:「取消我下午的所有行程。」

  说完他拿起外套跟车钥匙,亲自驱车前往。一个小时后,他在无数次的迷
路之后,终于找到那家当铺。

  这是位于台北近郊的一个小镇,小镇自成一格,有各种商店,包括咖啡店、
面包店、杂货店,好像足以供应生活所需。

  「台北附近居然有这种地方?」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下车,打量着这家奇
怪的当铺。

  这栋建筑物简直是古迹,所有样式彷佛是从古装拍片现场搬出来似的,两
层楼的建筑,大门上挂着厚实的木匾,左边是「随便当当随便当」,右边则是
「随便赚赚随便赚」,横批则写着「大小通吃」。

  「好个大小通吃!」他冷哼,踢开红色漆木大门,直接走进去。

  穿过一个小庭院,走进屋子里,他立刻被屋子的古色古香给吸引了。他以
为只有外面是仿古建筑,没想到里面也很古老。家具都是红木制的,墙上的多
宝上面摆放了一些像是古董的东西,室内则飘着檀香的味道,但店里头——空
无一人。

  这是什么店哪?居然唱空城?

  原驭的眉头不悦地拧起,他很忙,没空在这边磨蹭,他想要赶快找出祸首,
警告她别再接近原淇,然后派人去把原淇给找回来。

  「有人在吗?」原驭不得不朗声唤道。

  这个地方忒地古怪,若不是为了小淇,他这辈子恐怕没机会踏进这种地方
一步。

  看了下手表,他的眉头又拧了起来。今天什么事情都不顺利!

  正当他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找人,终于有人出现了。来人端着一杯冒着烟的
热茶,悠悠地从内室晃了出来,看见他时还被吓了一跳,茶水差点给晃了出去。

  「你有预约吗?小姐今天没有说要接待客人啊!」来人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绑着两条辫子,仿佛是从民初时代来的人。

  「预约?这么大牌!」他忍不住冷哼一声,就近找了张红木大椅坐了下去,
反正今天下午的行程都取消了,他倒也不必一直急躁着要处理完事情,否则不
够冷静可能会让他屈居于下风。

  毕竟他从进到这个小镇开始就有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他要面对的这人肯定
是个怪人。

  这年代居然还有人开这种当铺?不怪吗?

  怪,怪到不行。就连眼前的女孩子都很怪。他不认为这女孩是他要找的人,
毕竟太年轻了,可是她刚刚是怎么说的?小姐?这年头还有人这样称呼自己的
主子?

  「我找襄筱海。」原驭没见到正主儿前,什么都不想先解释。

  「小姐不见没有预约的生客,你可以先登记,等到我通知你时间再……」
少女局促地解释着,因为原驭的态度实在太笃定了,让她没法直接把他赶出去。

  「我要见襄筱海。」他说着还伸手接过少女手中的杯子,直接喝了口茶—
—菊花普洱,味道还不错。

  「喂,这不是给你的,这是我家小姐的茶。」少女急着跺了下脚,生怕自
己没做好工作会惹小姐不高兴。

  「那正好。」原驭又喝了一大口。「这样我就不怕妳给我乱七八糟的东西
喝了。」他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睨她一眼。

  「你怎么……」少女有点急了,不知道是否该把茶杯抢回来,那可是小姐
最爱的一套杯子耶!

  踌躇间,一阵高跟鞋敲地的声音传来,原驭与少女同时抬头,正好看到一
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通往内室的门边。

  原驭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在作梦,这女人穿的衣服跟这周遭的环境让他觉得
自己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一个。仿佛走错时空的人是他,而不是眼前这一位。

  她原本只是中等身材,但缎面的深紫色高跟鞋将她那双长腿整个衬托得更
为出色修长,合身的紫色系旗袍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段,那高高梳起的发髻上插
着一根简单的发簪,发簪看起来细致而典雅,很有几分古味。

  原驭的目光落到那双正毫不客气盯着他的眼眸,那双水眸像是最美丽的湖
水,而机灵灵、慧黠的眸光教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眼眸底下的鼻子秀雅而挺直,那嘴唇线条非常分明,让她的五官显得更为
立体而清晰。

  这是张看过一次就很难忘记的脸容。

  「既然怕我在茶里面下药,原先生何必百忙中还跑来我这家小铺喝茶?」
襄筱海的嘴角讽刺地勾起一抹笑。「小余,没事了,妳去忙吧!」她安抚地对
着局促无措的少女一笑。

  名唤小余的少女赶紧点头退了出去。

  原驭没有费力的去看离开的人,他直直瞪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妳就
是襄筱海?妳跟我妹妹有什么关系?」

  既然她知道他是谁,那么肯定早就料到他会找上门。难道这一切是早就有
预谋的?她们是不是拐骗了小淇?

  「原小姐跟我认识一段时间了,最近我跟她做成了一笔交易。」襄筱海在
他对面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那姿态还是一样优雅好看。

  「交易?」原驭的眼睛瞇了起来。果然,这女人是有预谋的。他一把攫住
她细致白皙的手腕,恶狠狠地问:「妳把她藏到哪里去了,妳对小淇做了什么?」

  「如果我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你这样对我,不怕我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吗?」

  襄筱海忍着手腕传来的阵阵痛楚,不让眉头皱一下。小淇警告过她这个大
哥很可怕,但遇到她襄筱海,来硬的一点也没用。

  原驭闻言瞪大了眼,手上的力气又加重几分,差点就要把她抓起来摇晃了。

  不过短短的一、两秒钟,他随即镇定下来,并且松开了她的手。

  「快说,妳到底想要什么?」他不再看她,怕自己又过于冲动的伸手掐她,
这女人有惹怒人的本事,且相当高竿。

  襄筱海偷偷地揉了揉手腕。「我没有想要跟你要什么,无论我跟你妹妹达
成什么样的交易,该付出的代价她会付出,这不关你的事。」她本来可以好好
跟他说,但是这男人太过分了,她可不愿意让他好过。小姐她赚钱看心情,做
事看心情,既然眼前这人让她心情不大好,当然不能让他顺心顺意了。

  说实话,这男人要是不要这么难缠,她倒是挺欣赏他的。

  他虽然不是俊美型的男人,但却是那种在人群中你很难去忽略的人。他长
得太有棱有角,看得出来性格也是属于刚正不阿那一款的,更有甚者,这样的
男人都非常的固执。

  如果她够聪明,就该安抚他,给他一些可以给的讯息,然后再联络原淇,
让她尽快打电话回家解释一下。不过,她还真不想让他好过,她太想看看这男
人最终到底会不会失控,即使那表示她可爱的小脖子可能有危险,她还是忍不
住想要玩一玩这个严肃的男人。

  「妳——」原驭从来没有这样想扭断一个人的脖子,他觉得血液再次冲上
脑门,这种状况对他来说是何等难得。「我警告妳,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首先
我要确定原淇的平安……」

  「这个我可以跟你保证,她很平安,也很快乐。至少我最后见到她的时候,
她显得非常的兴奋。」襄筱海是很想继续惹这个男人生气,但看他脸红脖子粗
的模样,她知道自己该适可而止了,否则不是她被他谋杀掉,就是他脑溢血死
在她店里。

  「那妳快点告诉我原淇的下落,如果她平安回来,我可以不计较妳做过的
这些事。」他快要失却耐性了,这女人有把人逼疯的本事。

  必要时他可以非常有耐性,在商场上这个特点让他赢得许多重要的生意,
但是眼前的女人瞬间就快攻破他自制的防线,让他不断幻想着自己的大手掐住
她小脖子的画面。

  「原先生,你这么说实在太好笑了。」襄筱海抿起嘴一笑。「我做过的事
情就算要负责也不是对你。啧啧,我现在终于知道小淇为什么坚持不告诉你她
的计划了,因为你固执的脑袋是绝对不会赞同她的。」

  跟这样一个男人生活铁定辛苦吧?筱海忍不住摇了摇头。原驭或许很优秀、
很卓越,但是对原淇来说,有这么一个大哥,恐怕压力也少不了。

  「妳这什么意思?」他语气一凛。

  对于原淇这个唯一的妹妹,他向来都非常的关心,小淇也很乖巧,很少让
他担心。他总是为她安排好一切,而她也很乐意的接受,过着美好平静的生活,
不是吗?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的误解?照这女人的说法,小淇似乎有没办法告诉他的
事情。

  「你知不知道小淇最想做的工作是什么?」襄筱海看到他微微出神的样子,
居然开始同情起他来了。

  有一剎那间,他看起来好脆弱,仿佛忽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一刻她想要伸手抚平他眉间紧缩的肌肉,想要拍一下他的肩膀,但是她
当然没这么做,她很清楚如果真的做了,他的反应铁定很伤人——这男人可不
允许别人看穿他的脆弱的。

  「小淇在蓝天汽车公关部门当经理,这两年来都做得很好。」原驭一脸防
备地看着她。

  襄筱海叹了口气。「我说的是她想要做什么,我当然知道她之前是做什么
工作的。她一直想学画,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这颗石头比想象的还
要硬。

  「学画,这我知道。但那只是休闲活动,不是吗?」他知道原淇喜欢画画,
他也不阻止她在工作之余到私人画室学画,但那只是娱乐,不是吗?难道……

  襄筱海毫不客气地大翻白眼。「不是,她是真的想以那个为职业。」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画家的。」他的眉头整个又拢了起来。

  筱海双手环胸。「是啊,但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妳是说小淇离家出走是想去当画家?她现在人在哪里?」这些年来据他
所知,小淇把工作做得不错。他从来没想过小妹会有离家出走,丢着工作让它
开天窗的一天。

  这样的小淇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一定是这个女人唆使她的。

  「你不要再问这种问题了。我开的是当铺,只要交易谈妥了,客人典当的
东西我满意了,我自然付出对方想要的代价。所以你请回吧,我只能跟你说令
妹很安全,过段时间她或许就会跟你联络了。」筱海说着起身就打算往内室走,
跟这男人对峙也挺累人的。

  「等等,妳不告诉我原淇的下落,我还会来的。」原驭感觉得出来原淇确
实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件事情他可不打算就此罢休。

  「这里是当铺,如果你不是跟我做生意,那就不用出现了。原先生,我不
送了,请便。」轻轻丢下这几句话,她飘然走进内室,那短短的几秒钟,她清
楚地感受到他投射在她身上的灼热视线。

如果襄筱海以为她已经摆脱原驭,那么她就错得离谱了。

  阳光从木质窗户透进来,襄筱海从浴室出来,伸了个大懒腰。「小余,今
天要吃吐司夹蛋,还有一杯咖啡。」她打开房门对着楼下喊。

  「好的,小姐。」楼下的小余拿着锅铲出现在楼梯下方。

  「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嗯,早上有个约,穿这个好了。」襄筱海挑了件简
单的毛衣跟小喇叭长裤,随即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她今天心情很不错,因为她预计今天可以摆脱一只阴魂不散的鬼,所以即
使因此必须比平时早起,她也没有任何不悦。

  她的工作有非常大的弹性,该说一切都要看她大小姐的心情。反正她没有
经济压力,就算半年一年没工作,也不怕饿死。开这家当铺与其说要赚钱,不
如说是让她不无聊。

  当铺是她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几十代下来只传女不传男。好在她也觉得经
营一家像是古董店的当铺满好玩的,不然得到这样一栋古董又不能变卖,有些
人可能会很困扰。

  整理好仪容,她提着随身包包下楼,随手将东西一搁,打算在小余帮她做
早餐的时候到院子浇浇花,享受一下占得上风的好风光。

  谁想到门才一打开,她脸上的笑容马上冻住,恍若可以听见那笑容开始发
出龟裂的声音。她的神经「啪」地一声绷断了!

  「天哪,真是阴魂不散!我要拿盐巴出来撒……」她开始觉得头痛起来。
这是第几天了,原驭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放弃」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自从那天他跑来质问她原淇的下落未果,接着下来连续好几天,他都一大
早就出现在她家对面,虽然他没跟她说话,但是态势表现得很明显了。她不说
出原淇的下落,这样的骚扰就不会有结束的一天。

  「亏他想得出这一招!」她难得的皱起眉头,放下手边的水管直接往对街
走去。

  他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到她,但这样死不放弃的纠缠让她有种隐形的压力,
反而比他直接跑来质问还更令人难以忽视。

  筱海跑到奔驰轿车旁边,一手插腰一手用力地敲敲车窗。
标签:百货公司 男主角 乌龙茶 爱爱 女主角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