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火一点才带种

时间:2013/11/17 22:15:40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7  评论:1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湛清- 火一点才带种 靳辛觉这个男人真的很难懂!说实话第一眼见到他,她只觉得火得不得了!...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湛清- 火一点才带种

    靳辛觉这个男人真的很难懂!说实话第一眼见到他,她只觉得火得不得了!

    那天她腰闪到已经够痛了,喉咙哑了很倒楣,他竟然还称呼她为“阿姨”,
厚!要不要比比看,她整个人娇嫩得很,他才该被叫作“大叔”吧!

    还好这位大叔满会照顾她的,赏她吃、赏她工作、他的人也很赏心悦目,对
他是愈来愈著迷,但他却对她愈来愈冷漠,他不喜欢她吗?

    应该是喜欢的啊!还是他喜欢来暗的?这算把妞的另一招?

    一开始他对叶咪娜真的没有非分之想,没有男女之情。

    纯粹只想多照顾她一点、多帮她一点、多关心她一点,没想到这里多一点、
那里多一点,对她的感觉也多了,感觉一多,只好把她变成女朋友,占为己有,
而男人对心爱的女人总是占有欲很强、很专制,她却硬要挑战他忍耐的限度,表
现得很不乖,那就不要怪他在她身上做“记号”,宣告她是谁的……

    第一章偌大的复健中心内,零零落落有几个病人正在复健,不过吸引人注意
的却是端坐在角落等待的一个女人。

    她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在身后,尾端微微鬈曲,带着几许纯真又媚人的风情,
纤细白皙的脸蛋上是平静的优雅,即使只是穿著今年最常见的娃娃装上衣,配上
七分牛仔裤,如此常见的打扮,但是在她身上却多了几分贵气。

    女孩精致的五官虽还算不上是个绝顶美人,但气质绝对胜过庸脂俗粉,看起
来有几分名门千金的味道。

    “叶咪娜小姐?”物理治疗师拿着病历唱名。

    坐在角落的粉嫩人儿皱起眉头,她努力地转身挥手,神情尴尬地,以一种非
常诡异的姿态缓缓站起来,极力隐忍着不发出呻吟。

    “闪到腰了,是吧?”治疗师同情地看了叶咪娜一眼。“到三号床来,先电
疗跟热敷。”

    叶咪娜瞪了那位女治疗师一眼,嘴里嘟囔着:“你可以再嚷大声一点。”

    闪到腰已经很糗了,以这种僵硬的姿势移动起来更是可怕,完全没有气质可
言。而这个同为女性同胞,却一点同情心也没有的治疗师,生怕其他人看不到似
的,大嗓门地替她宣传。

    叶咪娜努力地挪移到三号床,趴着躺好后,治疗师终于将仪器就定位,并且
帮她热敷。就在对方就打算这么走开时,叶咪娜忍不住用沙哑的嗓音喊住对方:
“小姐,可以帮我把帘子拉上吗?”

    趴在床上,背上衣服掀开大半,让她很没安全感,尤其是在那大嗓门的宣传
之后,她觉得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看自己。

    “又不是脱光光了。”治疗师不耐烦地将帘子拉上,然后连回嘴的机会都不
给,就闪人了。

    咪娜恼怒地瞪著拉上的帘子,真想找人吵架。

    唉呀,真是超级不顺的一天。

    她在公司当个小小业务助理,这几天被派去展览上摆摊子、卖产品,劳累也
就算了,还喊哑了嗓子、闪了腰,结果却换来顶头主管的冷言冷语——“我早说
过你这种女人吃不了苦,经理偏偏要用,男人就是过不了色字关。”

    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地咬牙切齿。她不懂为何自己工作运这么差,
毕业到现在还不到两年,她换过的工作已经快满半打了。奇怪,难道她身材纤细,
看起来柔弱也有罪吗?人家不是劝她回家当大小姐,就是对她的工作能力抱持高
度的怀疑,而女同事们更是绝大多数莫名其妙地排挤她,好像她看起来柔弱,主
管不派她做事都是她的错。

    她叶咪娜胸无大志,只想好好做事,但是为什么人人都当她是眼中钉?

    其实她既没少做事,也没少流汗,现在为了工作喊哑了嗓子、闪了腰,却可
能因此而丢掉工作,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长得像千金小姐,可不一定就是千
金小姐,她只是个靠自己养活自己的小小员工罢了。不过是想安安稳稳地工作,
为什么那么难?

    正当她趴在床上自怨自艾时,隔壁床来了个人,只见刚刚还在对她大小声的
女治疗师,现在正轻声细语地说着话——“靳先生,你趴在这边,这样会不会太
热?”

    由于女治疗师说话的声音温柔又可人,这差别待遇也差太多了,咪娜怀疑地
转过头,从拉上的帘子缝隙看过去,先是看到一颗黑色的头颅,然后才看到那张
脸,立刻了解原本待她粗鲁的治疗师为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

    被称作“靳先生”的男人的脸庞极具特色,五官立体,鼻梁很挺,但是最吸
引她注意的却是那两排睫毛,又浓又密,又长又翘,好看得足以让女人嫉妒。若
不是男人脸上有种不怒而威的神情化去了眼睫的过分美丽,他的阳刚味肯定会大
打折扣。

    虽然治疗师很热情,但是男人却很冷淡。

    “我到底还要来几趟才能痊愈?”男人的声音带着恼怒,恍若自己的不便都
是医生造成的。

    一帘之隔的咪娜笑了,她可以理解对方的不耐烦。复健常常都是需要很多时
间与耐性的,显然眼前这男人不习惯花这么多时间耐著性子,等待一个不见得很
有成效的治疗结果。

    “靳先生,你这个是职业病,坐办公桌太久的人常有这种毛病,需要耐心的
治疗。最好是每天都来,我们都会好好治疗你的。”虽然他始终冷着脸态度淡漠,
但是养眼的男人还是颇多人想服务。

    男人的反应是皱眉头,然后不耐烦地趴回去,索性闭目养神。

    咪娜继续偷看着隔壁的动静,依然为他的睫毛所迷,真想伸手摸摸看,他的
睫毛是否如看起来一样的柔软。

    可惜她看得太入神,慢了好几拍才发现腰上的热敷袋已经变得太热。

    “小姐,我的热敷袋好烫,能不能帮我换一面?”她赶紧喊住正要离开的治
疗师。

    “自己挪一挪就可以了。”治疗师丢了这么一句,人就跑了,跟刚刚对那男
人的热络形成强烈的对比。

    咪娜暗骂脏话。如果不是闪了腰,她干么要人帮啊?话说回来,如果她不是
闪了腰,根本不用来躺在这边。可恶,虎落平阳被犬欺。

    用一种诡异的姿势蹭呀蹭,咪娜终于将热敷袋移了个位置。

    真是不懂,男人长得好看,女人趋之若鹜,一点也不会被怀疑没有工作能力,
只会被说又帅又有能力。而如果是女人长得好看,就会被认为是花瓶,还很容易
被同性排挤。

    而她除了被当成花瓶之外,还被误认为是家里有钱的千金小姐,以至于每个
不给她工作或是把她辞退的主管,对她可是一点都不同情。她真想在额头上贴个
标语——我不是好野人!也不想当花瓶!

    “哔!”终于,机器设定的时间到了。

    咪娜等了半天,似乎没人打算来帮她拆掉,于是她只好蹒跚地爬起来,拆掉
身上的线,然后跳下床、拉开帘子。

    而这动作牵动了她闪到的腰,一个刺痛,她腿一软竟然扑到隔壁床去了。
“啊——”

    她惊呼出声,一手抓着帘子,一手抓着床沿,努力地恢复平衡,并且尽量不
要波及到隔壁的病人。

    “对不起,有没有压到你?”她压抑下一阵呻吟,赶紧隔着帘子问隔壁的长
睫毛男子。虽然她的声音沙哑,听起来简直像是从缝里面挤出来似的,还带著一
种嘶嘶的杂音,难听得紧,但她撞到人还是得赶紧道歉,顾不得说话让她喉咙益
发灼痛了。

    不过显然她的关心不被领情,帘子里面传来男人颇为冰冷的话语——“这位
阿姨,拜托你小心一点,我可没时间再多来几趟。”靳辛觉语意里带着极为明显
的讽刺。

    他的话将叶咪娜满心的抱歉给敲碎。

    阿姨?阿姨?阿姨?她指着自己的鼻子,愤怒地鼓起腮帮子,累积了整天的
挫折、压力、痛苦全都爆发开来了。“你叫谁阿姨啊?谁是你阿姨大叔!”

    她猛力地扯开隔着彼此的帘子,朝着那个原本带给她许多视觉享受的男子猛
吼,却在见到他的那一刹那间呆住了。

    他裸着上半身趴在床上,宽阔的肩膀还有那古铜色漂亮肌肤吸引了她的目光。
刚刚从帘子缝隙只看得到他的脸,所以没发现他上半身没穿衣服,这下子可糗了,
全复健中心的人全都盯着他们两个人瞧。

    “你到底还要看多久?要不要我把裤子也脱了?”靳辛觉没好气地瞪了她呆
愣的表情一眼。不过这个女子还真是出乎他意料的年轻,原本听声音还以为是个
中年妇女,嗓音沙哑得像是骂了小孩一整天似的,没想到竟是个俏生生的女孩。

    “我……你……”叶咪娜很少这样说不出话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然后
整个胀红。“谁要看你,老家伙!”

    她用力地将帘子拉上,虽然脸色潮红,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挺起胸膛走出去。
不过这个动作实在太为难她了,闪到的腰简直比还没复健时还痛。她以自己都觉
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下楼,站在复健中心的楼下喘息。

    “天哪,我今天丢的脸还不够吗?”

    呻吟一声,她靠著墙站着,一边等着老哥来接她。老哥虽然很忙,但他答应
八点会来这边接她回家的。看了看手表,八点都快到了。

    等呀等地,终于远远地看到老哥的车子,叶咪娜开心地“移步”上前。

    叶肃勤从车子下来,直直走向老妹。“咪娜,你怎么会闪到腰?又不是中年
人。”他不可思议地取笑着。

    咪娜瞪了他一眼。

    “你再说一次‘中年人’这三个字,我就咬你。”刚才已经被叫阿姨了,不
会连老哥也想落井下石吧?

    “你吃了炸药啦?”叶肃勤讶异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咪娜嘟起嘴。“还不是刚刚遇到一个神经病,硬是叫我阿姨。也不想想他几
岁了,竟然喊得出口?”说着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怀疑自己真有那么老吗?

    切,真是发神经。他根本没看到她的脸就这样喊了,应该跟她的长相没关系
吧?

    “发生什么事了?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可怕?跟鸭子一样。”叶肃勤关心地搀
住自己的妹子。

    “我今天真的很倒楣,我跟你说——”咪娜话才讲一半,就发现老哥的眼睛
已经没在看她,她顺著他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那个没礼貌的“大叔”走出大门。
“哥,就是他欺负我的……”

    没想到叶肃勤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似地,朝着那位大叔举起手招呼。“辛觉,
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边复健?”

    他们认识咪娜瞪大眼睛,倒抽口气。这真是他妈的巧呀!

    靳辛觉朝叶肃勤点了点头,随即看到被他搀着的咪娜,然后眼睛一眯。“这
位‘阿姨’是你朋友?”

    “阿姨?”叶肃勤眨了眨眼,这两个人中间怎么好像有火光?是他看错了吧?
“啊,你是不是刚好要走了?我跟你说,我公司还忙着,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咪娜靠近靳辛觉,然后一手拉住靳辛觉。

    靳辛觉讶异地看了叶肃勤一眼,还来不及反应,怀里就被塞了个人。“你做
什么?”

    “拜托你了,帮我送我老妹回她住所,我改天请你喝酒,就这样了。我赶着
回公司,掰。”叶肃勤将人往他怀中一塞,迅速地后退、上车、发动、上路,动
作一气呵成,无懈可击。

    被送作堆的叶咪娜跟靳辛觉简直像一对傻鸟,张大了眼睛跟嘴巴,目送着叶
肃勤的车子离开。

    靳辛觉先回过神来,侧过身朝她挑了下眉。“上车吧!”

    “不!不……不用了。”咪娜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她脸上的肌肉因为受惊
过度,此刻完全僵硬,扯不出什么表情。“我搭计程车,不麻烦这位大叔了。”

    她发誓从来不曾这么想谋杀亲兄,不过现在她真想把叶肃勤给杀了。刚刚不
就跟他说她跟这位大叔结下梁子了吗?他居然这样一走了之,把脆弱的她扔给了
仇人,那岂不是把她捆绑好丢进狮子笼的意思一样吗?

    “你确定?这附近计程车不多,你闪到腰很痛苦吧?能走那么远吗?”靳辛
觉开始觉得有趣了。原来这吃了炸药的火爆妮子是叶肃勤的妹妹,以前偶尔听他
提起,印象中似乎是个乖巧的女孩,怎么今日一见全然不像那回事?

    不过看她龇牙咧嘴的模样,不知怎地就让他原本恶劣的心情大好。这几天因
为颈椎跟背部肌肉发炎,让他得跑好几趟来复健,已经让他非常不耐烦了,没想
到被她这一闹,他的心情居然整个大好。

    “我……叫柜台帮我叫车。”叶咪娜咬牙说,可恶的老哥,第十次诅咒他!
她宁死也不要跟敌人投降。哪有把自己捆绑好丢进敌营的道理?

    “你确定?柜台离门口还有点距离喔,这样跳跳走走,唉哟,恐怕疼死人了。”
靳辛觉唱作俱佳,连表情都演得很到位。“而我的车……就在眼前。”按了下手
里的遥控器,果然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就发出开锁的声音,车子距离他们两个不
到五步。

    咪娜原本坚强的意志开始龟裂。喔,天哪,她的腰好酸,肌肉拉伤的地方还
在隐隐作痛,如果现在就能坐下……

    或许是看出了她的犹豫,靳辛觉一手托住她的手肘,将她往驾驶副座带,所
有的动作俐落而流畅,在她回神过来时,人已经坐上了敌人的车子,而那个敌人
已经上车发动车子了。

    现在拉开车门逃走会不会很难看?

    恐怕是的。叶咪娜的眉头整个皱在一起,像是被逼进角落的小老鼠一样。

    靳辛觉好笑地看著她夸张的动作,坐进车里时还故意动作很大地按下中控锁,
将四个车门的锁都锁上。看着她惊跳一下,差点弹起来的反应,他忍不住哈哈大
笑。

    咪娜怒瞪他一眼,抿著嘴不说话。既然都上车了,现在才要逃走也难看。如
果是平时她还可以放手一搏,但是今时今日,她也只能当自己是被犬欺的老虎。

    靳辛觉看她闪得远远的,紧贴着车门,咧开嘴笑了,然后将车子开上路。

    “你……这样能开车吗?”她怀疑地看著他的手,刚刚好像看到他的手在热
敷,显然是不舒服的,这样不会影响开车吗?

    “不敢坐吗?可惜现在不能下车了。”他原本开得平稳的手故意一滑,车子
撞过一个窟窿,车身迅速地摆动一下,将她甩来又甩去。

    “唉呀!”咪娜咬牙,一手抓住车门,在最短的时间内转头狠狠地瞪他。
“信不信我咬你,让你天天住在复健中心,让那些治疗师天天伺候你?”

   
标签:喉咙 男女 男人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