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奶茶姑娘

时间:2013/11/17 22:16:51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18  评论:1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奶茶姑娘奶茶姑娘返回湛清  楔子烈日灼烧着浮动的空气,空旷的赛车场上,每一双眼睛皆注视着场内唯...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奶茶姑娘奶茶姑娘返回湛清

  楔子烈日灼烧着浮动的空气,空旷的赛车场上,每一双眼睛皆注视着场
内唯一移动着的物体——火红的车身驰骋在沙石上,宛若野马奔腾,狂放、炽
热得让人无法逼视。

  瞬间,那飞腾的车身在跑道尽头昼下一道完美的句点!

  “又破纪录了!这一次冠军已在握。”拿着计时器的大胡子严肃的嘴边浮
现一抹掩不住的得意。旁人同声欢呼。

  另一头从车里下来的驾驶无视于群众的围绕,修长的腿胯下车于,他潇洒
地摘下安全帽。一头乌黑狂放的发披散在肩头,让围着他的一群老外大抽口气。

  他让黑发成了一种流行!

  这间车厂的每个人,尤其是男人,几乎都染了一头黑发。原因无他,因为
他们想跟这个男人一样有魅力。反正像不像三分样不无小补吧!

  “静!”拿着计时器的大胡子跑过来。“可不可以再签下一期的契约,酬
劳方面好谈。”

  那黑发男子随意摆摆手走开,走路的姿态满是不在乎。

  大家都清楚他的答案,因为他这个人从不定下来。据说他跑遍了五大洲,
虽然是个赛车场上的高手,但对这项令人着迷的工作却不怎么眷恋,简直把它
当成玩票性质的消遣。

  褚静然墨镜下的双眼闪过一丝无奈。

  想起昨天大哥的电话,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阿静,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过几天有比赛吧,我正好要去法国一趟,你
等我。”

  会等他才有鬼。

  大哥真是永远不放弃,老爸留下来的产业有他就够了,何必要追着这个不
情愿的弟弟满世界跑?

  若不是已经签约,他连明天的赛程都不想参加,直接从这个国家消失。

  走进休息室,旁人随即递上冰凉的饮料,他随手一抄,拉开瓶口直接灌饮。

  电视正在播放新闻,嘈杂的声音让人多看了两眼。

  “飞机掉下来了哦?老美的飞机也不怎么可靠嘛!”旁人的耳语仍在继续,
但他斜躺着的身子却在瞥见电视上的罹难者名单时整个僵住。

  他霍地站起身来,手里的饮料洒了一地。

  “静——你怎么了!”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消失在门口。

  从此赛车场上再也没见过这个黑发东方人的身影……

  第一章宁阳晴几乎整个人要趴到桌面上去,现下的她是无力到最高点。

  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衰,去超市卖个东西,钱包竟不翼而飞待她打
电话去挂失,才发现自己除了丢掉两张信用卡,一张提款卡、身分证、驾照之
外,银行的帐户也被提领一空——不,正确来说是剩一百五十一块!

  所以她现在才会在这里。

  自从她进到这个派出所,已经三个多小时了。前一个小时她理陪着受的员
警到银行调监视录影带,仔细看过的结论是那个人戴了安全帽来领钱,根本难
以辨识;接着就是在这里作笔录,熬了整整两个多小时,让她浑身都无力。

  “那……最后,你有没有什么意见?”那中年员曾吃力地写着笔录,非常
认真地问道。

  阳晴吐了口气。“我的意见啊?我觉得用电脑打会比较快一点啦!建议你
们笔录……”

  “小姐,我是说关于这件案子啦!”

  “关于这案子?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最重要的就是钱还我啊!”

  她忽然觉得自己来报这个案似乎有点白痴,办公室里有一堆工作等着她,
想到晚上不知要力。班到几点,她就更没劲了。“我可以走了吧?”

  “在这几个地方盖手印,然后我开一张单子给你就可以了,有消息我们会
通知你。”

  “谢谢你。”虽然阳晴很怀疑钱能找得周来,但还是很诚恳地道谢。

  正当阳晴一脸爱困打算起身走人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让她眼睛为之一
亮,神智顿时清醒不少——那个男人大约三十出头,看起来斯文而优雅,最主
要的,他的脸长得实在是令人垂涎。

  尤其那双腿,修长而笔直,简直太迷人了。连阳晴这个家有帅老爸的人,
都不得不说这男人够正点。

  “先生,什么事吗?”门口的警员问道。

  “我侄子捡到一个皮包,我帮他拿来。”那男人不疾不徐地回答,话语俐
落而简洁。

  阳晴实在很想多欣赏一下帅哥,但是她实在没什么时间可蹉跎了,再不去
办公室,会被上司给宰了,就在她要踏出门口时,耳尖地听见——“里面有证
件…

  …宁阳晴……是个小姐……“值班的警员边翻着皮夹边说。

  阳晴身影一闪,贴到了警员身后。“警察先生,借我看一下。”说着就把
人家手上的皮夹拿了过来。“小姐,你这……”

  “这是我的!可是身分证呢?”阳晴翻了一下,里面只剩信用卡和驾照,
而身分证、提款卡和现金都不见了。

  “先生,你在哪里捡到的?”警员怀疑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他的眼神却让阳晴觉得不悦。

  “我侄子说是前面街角那间超市,是不是短少了什么?”男人并没有生气。

  刚刚帮阳晴作笔录的警察走了过来。“皮包是这位小姐的,她的户头被盗
领了六万多元。”

  男人的眉头微微拢了一下。

  阳晴却直觉地认为钱不可能是这个人拿的,光是他身上的行头,看起来质
感都相当好,搞不好随便一件外套都比她丢掉的钱多。而且他的气质太过俊朗,
完全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警察先生,我看他侄子应该是捡到歹徒丢弃的皮包,所以里面的钱都被
拿走了。”阳晴说。

  “可是我们还是要问一下。”警员辩解道。

  此时阳晴的手机响起来,她接听,果然是头儿来催她回公司了。

  三两句和上司说完话,阳晴转身面对那男人。“先生,谢谢你。”

  然后阳晴转身跟警察说:“我必须走了,你们不要再问东问西,不然以后
捡到皮包的人都不敢送来。东西我明天再来领,我先走了,谢谢。”

  她一气呵成地叨念完一串,那些警员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她人已经走出
了警局。

  她甚至连那个帅哥的名字都忘了问。

  ***不出阳晴所料,她果然加班加到快十点。

  她在一家游戏软体公司上班,主要工作是设计游戏的人物造型。通常她的
上班时间满自由的,因为以创意部门来说,通常会用比较弹性的方式工作。

  不过由于最近在加紧赶工,赶着配合资讯展的活动促销,所以非得在月底
前搞定不可,结果就是加班再加班了。

  所以这几天一下班,老爸总是准备好了消夜在等她,然后她还得边吃消夜
边听老爸唠叨。

  “不是早跟你说把这个工作辞了,女孩子这么晚还在外面,很危险的。”

  阳晴打了个阿欠,虚应两声,随意扒了两口莲藕排骨粥。

  不是她不识好歹,她知道多少人想吃她老爸做的料理而不可得,问题是老
爸的爱心总是让她瘦不下来。虽然她也不是多胖,可是一张原本就有肉的脸,
总是圆圆的,瘦不下来啊!

  再说,虽然老爸是个著名的美食家,但那种讲究在她眼底和龟毛没两样。
她呢是个天生乐天派,好养得很,对吃的都不挑。不过她倒是有个嗜好——
“璿璿,你又在喝奶茶了!”宁远略带谴责的声音传来。

  阳暗偷偷吐了吐舌头。“天气冷嘛!”她抱着一个厚重的马克杯,从橱柜
里拿出另外一个杯子。“你要甜一点吗?”

  “不要太甜。”宁远放下手中的杂志,看了她一下。“早跟你说过,奶茶
是完全没有营养的东西……”

  “除了热量还是热量,对吧?”阳晴将调好的奶茶放到宁远面前。“我知
道,你说过一千遍了。不过你若真的那么关心热量问题,就不会老弄消夜给我
吃了。”

  “你知道多少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宁远马上顶回一句。

  “是、是、是。”阳晴大大喝了一口香浓的奶茶。

  要说她有什么比老爸强的,就是这个了。阳晴因为自己爱喝奶茶,泡得是
一手好奶茶,要不然宁远也不会一边训她、一边还是要喝了。

  “璿璿啊!”宁远拍拍身边的座位,示意阳晴坐过去。

  阳晴拿起杯子,将屁股挪了过去,然后整个人缩到沙发上去。

  “你……真的不难过啊?”

  阳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老爸。“有一点吧!毕竟我破产了。本来打算月
底要换新电脑的,实在是需要升级了,新软体都跑不动。”

  “那……老爸帮你买好不好?”宁远轻声地问。

  就没见过哪个做爹的跟他一样,要拿钱给女儿用还要看女儿的心情。

  “不要!”阳晴马上拒绝。“我毕业了,可以养活自己,反正钱再存就有
了啊……对了!”

  看到她一脸的兴奋,宁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次她出现这个表情时,是
告诉他她要去学骑机车,结果当然是让他这个爱女心切的老爸死掉好几万个细
胞。

  “你又想做什么了?”

  “阿海哥听说我的钱被盗领,很同情我。还很阿沙力地答应我,说假日时
他走廊可以让我卖早餐哦!”阳晴高兴得眉开眼笑。

  这个阿海哥就是他们巷口那间大型超市的老板,年纪还很轻,只比阳晴大
两岁。阳晴常去那家超市买东西,随和的她很快就跟人家混熟了。

  “早餐?”宁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卖早餐?你以为人家可以
只喝奶茶当早餐吗?”而且以她那种奶茶泡法,一定卖一天亏一天。她总是用
他托朋友从英国带回来的红茶泡,成本实在太高了。

  “嘿嘿……谁教你女儿我被你宠坏了,什么都不会做啊!那做老爸的这个
时候就有义务扶女儿一把喽!”阳晴眼中闪耀着算计的光芒。

  “别想!”宁远马上拒绝。“若让人家知道我去卖早餐,我还用活吗?到
时候一定上报。”

  “我又没要你卖,只要你帮我做一些三明治之类的,很简单的嘛!”

  “不行。”宁远说。

  阳晴看宁远态度坚决。眼睛机灵地一转。

  “好吧!既然你有困难,我也不勉强。反正我有其他的打工机会,熬久了
一样可以买电脑。”

  “什么打工机会?”阳晴这一次这么快就放弃,让他这个做爹的很害怕。

  “就是转角那个阿颖,新买了一辆机车,可是他根本不会骑啊!不过他说
只要我每天下班顺便去补习班接他,他就把车借我,而且他妈妈每个月还付我
钱。”

  “骑车!?”不知怎的,宁远那张俊逸的脸开始狰狞了起来。

  “对阿!你看你女儿我做人多成功,这种天大的好康都有我的分。车借我
骑耶,不用花钱买机车,就有机车骑,而且还可以赚钱哦!”

  “那怎么行!”光想到那个什么臭小子会贴着他的宝贝女儿,他就快疯了。

  “安啦!”阳晴拍拍他的肩膀。“我不会迷路的,因为阿颖知道路啊!”
很无奈的,阳晴是个不折不的大路痴。这一点她倒是有自知之明。

  “我如果会让一个臭小子靠近你,那我就不是你老爸。”宁远已经有些咬
牙切齿了。

  “臭小子?”阳晴愣了一下。“唉哟,老爸!他根本只是高中生,他懂什
么?

  你想太多了啦!“

  高中生?高中生才冲动咧!“不准你去。”宁远气唬唬地说。

  她脑了他一眼。“那我只好去卖早餐喽!”

  “知道啦!”就算极不甘愿,遇到土匪似的女儿,还能如何呢?

  “哦耶!老爸万岁!”她高兴的搂住宁远,又亲又抱的。

  宁远就是这样上了女儿的贼船。

  ***车子轻巧地滑入停车位中,无论角度与速度都拿捏得很准。虽然也
是一辆性能极佳的房车不过每天在这座拥挤的城里,也只能充作代步工贝。

  将车熄了火,车里的人似乎并不急着出来。

  驶座上的男人背靠着真皮座椅,疲惫爬满了脸。

  不自觉地轻叹口气,拿起扔在旁边座位的笔记型电脑,褚静然将车子落了
锁,修长的腿跨出车门外,挺了挺身子,抖落了一身的疲倦。

  快速电梯很快地升到最高的楼层,他的心情却显得有些落寞。他踏出电梯,
进了家门。

  他习惯性地走进褚御麒的房间,站在昏黄的灯光中凝视着床上的人。

  躺在床上的褚御麒看起来安静而乖巧,可是每当他张开眼睛时,看着褚静
然的眼神却总写满叛逆。

  他对这种神色并不陌生,因为当年的他就是这样看自己的父亲。

  “大哥,你会不会怪我?”他无声地对着空气说,神色是忧郁的。

  自从两年前,大哥大嫂在一场空难中双双罹难后,他们唯一的儿子就留给
了他照顾。在这之前,他一直都在异国过着逍遥不羁的生活,把这整个企业的
重担全丢给了唯一的哥哥。

  或许是老天爷觉得他太自私吧!

  他不得不扛起整个企业的责任,还有这个——他不知如何相处的小孩。

  想起白天在警察局时的对话,他的眉头又拢了起来。昨天他无意间看到那
个皮夹时,御麒一脸混合着担心与挑衅的神色再次浮上心头。

  他直觉事情不简单。

  犹豫了一下,他拿起他的书包翻开来。

  一大把的千元钞票夹在褚御麒的数学课本中!他的心沉了下去。

  翌晨——褚御麒梳洗过后,随手把禀上几本课本往书包里塞,走出房间,
打算去上他那不甚感兴趣的学。

  脚步跨出房间,他却愣住了。

  一个不可能在此时出现的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褚御麒沉默地绕过客厅的桌椅,直接往门口走去。

  褚静然优雅的跷起脚,淡漠地说:“你的数学课本忘了带。”他的下巴直
指桌上那本书。

  褚御麒停下了脚步。虽然他没有数学课本照样可以上课,但是他不想开口
跟他说话,所以还是过去拿起课本。或许是急于离开,一个扬手,课本里头的
钞票哗啦啦地撒了满地。

  “你故意的?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何必这样阴阳怪气的?”褚御麒面容尴
尬地说。

  “你倒是挺干脆的。”褚静然的眼中闪过一簇火花,但他很快地掩去。
“那些钱从哪里来的?或许我该问,那天那个皮包哪来的?”

  褚御麒心虚地回避他的眼神。“你不是早就想好了,何必来问我?”

  这话成功地打破褚静然向来冷静的面具,他矫健地起身,挫败与无力瞬间
化作暴力——褚御麒的下巴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他跌坐在地板上,匆忙抬起的
脸上却有着一抹崇拜。

  不过褚静然根本无心研究,他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你究竟对我有什么
不满?必需用你自己的生活与前途来抗议?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可是你爸妈
……”

  褚静然冷然的脸庞难得浮现一抹赤裸的痛苦。

  “不要说我爸妈,这不干他们的事。”褚御麒扬高他那挑衅意味浓厚的下
巴。

  “是不干他们的事,这是你我的事。把你拿到这个皮包的过程说给我听。”

  褚静然打起精神面对,毕竟教养这个孩子是他无法逃避的责任。

  很意外的,褚御麒这回不再沉默以对。

  “是我一个朋友,那天在超市那边看到那位小姐在领钱……" 虽然语气不
甘愿,但褚御麒还是原原本本地把事情全说了出来。

  这还是他们叔侄俩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呢!

  ***早晨美好的阳光照射在人们身上,让街上的人儿都露出微微的笑意,
毕竟接连几天酷寒的天气让大家都有些僵硬。

  “来哦!只剩最后十个,要就快。”一个清脆的嗓音在超市门口响起,为
这个舒服的上午添加一点精神。

  “阿海哥!”阳晴忙碌的身影站在小摊子后面,紧张地
标签:安全帽 计时器 赛车场 奶茶 眼睛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