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试探

时间:2013/11/17 22:19:01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08  评论:1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试探试探返回湛清 楔子 办公室内的气氛有点凝结,端坐在那张偌大的原木办...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试探试探返回湛清

    楔子


    办公室内的气氛有点凝结,端坐在那张偌大的原木办公桌后的高大男人,起
身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女孩。

    “阙大哥……”女孩眼中闪着泪光,声音有点颤抖。而令她声音发颤的原因
除了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外,还因为她有点害怕眼前的男人。

    她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即使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即使他照顾她
这么多年了,但在他精明冷酷的目光下,她总是感到手足无措,像个孩子。

    要不是当年父母死于意外的缘故,她大概不会和这个男人有婚约吧?!

    “你说你爱上他,你对这个男人认识有多深?”阙以刚的手指在原木桌边滑
过,眼里虽没有面对旁人的冷淡,但锐利的眼神无形中有种压迫感。

    “阿隽他……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跟他在一起很快乐,每一刻都觉得活
着真好。”说起喜欢的人,尹雪潼的眼底绽发出恋爱中女人特有的光芒。“我从
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甚至我想……我可能爱上他了。”怯怯地看了他一眼,
仍旧坚持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她眼底的光芒说服了他。“我不反对你跟他交往,但我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人,
改天你带他来见我。”雪潼的父母都不在了,他有义务照顾她。

    这是他心底最深的一个遗憾,而她也将是他这一生注定要背负的责任!无论
她爱上谁,他都要确定这个人不会伤害她。

    “可是他……不肯跟我交往。”雪潼眼底的泪凝聚起来,继而滚了下来。

    她是个娇娇女,父母在时被父母捧在手心;父母过世,阙以刚对她的任何要
求也少有不应允的。但自从爱上了那个男人,她开始发现,原来不是什么事情都
会顺着她的意。

    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深深被那个男人所吸引。

    “他不肯?”阙以刚的锐眼一眯,眼底的不悦腾然而上。

    这让她惊慌了。“阙大哥,是我不……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如果他不喜欢你,就不该招惹你。”阙以刚搁在桌面
的手轻握成拳,虽然动作不大,但却隐含着蓄势待发的力量。

    “是我放不开他,是我……”雪潼掩面哭了起来。“他说他有……未婚妻了,
所以他不肯跟我交往,阙大哥,我该怎么办?我就要失去他了!我不要!我不要
……”她哭得双肩颤动。

    阙以刚无声地叹了口气,面对女人的眼泪,尤其是像雪潼这样一个半大不小
的女孩,他真不知如何应对。

    “嘘……别哭了,我帮你解决。”他握住她细弱的肩膀。

    雪潼反抓住他,此刻倒是忘记了对他那股莫名的畏惧。“怎么解决?虽然他
就住在隔壁,但我就要失去他了……就要失去他了!”

    “你说他叫罗隽?他的未婚妻呢?”他的脑子已经开始动了起来,世上很少
有不能解决的问题,端看你有没有决心罢了。而他决心为雪潼得到幸福,如果这
就是她要的。

    这是他欠她的。

    “好像叫木宛聆,听说在悦牍文化工作。她妈妈已经在催他们结婚了,说不
定……说不定阿隽他……”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快疯掉了!她找过人调查这个未婚
妻,发现木宛聆不仅工作能力好,人缘也相当不错,各方面都匹配得上罗隽,但
她无法就这样放弃啊!

    他眼底精光一闪。“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不是还有课?”

    “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吗?”雪潼满怀冀盼地巴望着他。

    “我说有就有,阙大哥什么时候黄牛过?”

    是啊!她要什么他就给,是个很大方的未婚夫呢!若不是遇上心爱的人,说
不定她就这样嫁给他了。

    “那我去上课了,谢谢你。”雪潼像个孩子般放心地停止了哭泣。

    送走了她,阙以刚的手指滑过桌面堆叠而起的公文。“悦牍文化吗?雪潼,
我会帮你的,这……是我欠你的。”

    第1 章


    今天真不是木宛聆的日子。

    从一早进公司开会开到过中午,冗长的会议已经教她失却了耐性。做事一向
讲求效率的她,最受不了文化事业里的拖延习惯。好像搞文化的人都要很会演讲,
开个会就像各大主管的演讲发表会一样,其中尤以甫上任不到半年的总经理为最。

    下午本来还有另一个会议,总经理交代她也要参加。她怀疑总经理是故意整
她的,因为她是退休的董事长,也就是现任总经理的父亲所带出来的人,因为这
个缘故,总经理一向看她不顺眼。

    不过感谢和“倚天建设”合作的这个案子,让她能从冗长的会议中脱身,来
到倚天建设办公大楼的这一路上,她的心情颇为轻松。

    她喜欢倚天建设,不仅是因为倚天这两年能在不景气中打下一片亮丽成绩,
更因为他们所推出的案子都让她这个不打算买房子的人心动不已。据说倚天建设
现在的负责人曾经是个建筑设计师,会是因为这个缘故吗?

    “木小姐,你先请坐,我们总经理大约十分钟左右可以结束视讯会议。”倚
天建设的接待人员客气地招呼。

    “总经理?”木宛聆讶异地问。“之前我是跟你们林特助接洽的,难道情况
有所改变?”她完全没想到今天会见到倚天建设的主事者,那么眼前这位小姐应
该就是总经理秘书了。

    “呃!”李秘书也不知道为什么总经理要亲自谈这个案子,过去这些赞助文
化团体的案子都是由林特助接洽的。但她不愧是跟在老板身边许久的资深秘书,
很快就转了念头。“这是件很大的案子呢!如果谈成,木小姐知道倚天建设将赞
助不少款项,总经理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

    “是这样啊!”倚天的总经理阙以刚是个什么样的人?阙以刚是媒体的常客,
尤其近两年来的商业杂志对他诸多报导,但她并没有详读,怎么就要直接应战了?!

    她怎么会轻忽了呢?这种错误可是她一向不容许自己犯的。一定是无聊的会
议开太多了,把她都变笨了!

    “木小姐,阙总已经结束会议了,请进。”

    木宛聆还来不及责备自已,敞开的办公室已经在催促着她的脚步了。

    第一次走进倚天建设时,她就已经十分讶异,因为倚天不若其他建设公司般
样品屋的味道那么浓,反倒是有着明亮兼具温暖的设计风格;然而此刻她更是被
震慑住了,因为这间办公室的设计实在大大突破她以往的刻板印象。

    “阙总经理,你好。我是悦牍的木宛聆,请多指教。”她递出名片,一抬头
看进那双眼底,教她怔愣了一下。

    阙以刚看起来就像个上流社会的菁英分子,体面、极有品味的穿着更衬出他
无懈可击的气势,但那岑寂的目光中精锐的犀利却让她移不开眼睛。

    商场上与男人交锋的阵仗她遇多了,尤其在进入悦牍文化集团之前的公关工
作,她也和不少大老板级的人物周旋过。男人,虚张声势的多,真正有实力的少。
但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使只是坐在那边,甚至连半句话都还没有说,就已经给人很
大的存在感与压力。

    “坐。”他简短有力地说,起身走向她。

    木宛聆看着他,一身黑色的西装下包裹着的是个沉静如猎豹的男人,而他的
每一个肢体动作都透露出他是个习惯主导一切、掌控情况的人,她不由得想,倚
天在建筑界缔造的佳绩绝不是侥幸得来。

    “木小姐需要咖啡还是茶?”尽责的秘书赶紧迎上。

    “刚刚那杯就可以,麻烦你帮我端过来。”木宛聆在一体成型的原木沙发上
坐下,整个室内空间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让她绷紧的神经松弛不少。

    “高山乌龙。”阙以刚在秘书开口问他之前,简短地说。

    “看来阙总经理是个注重效率的人,不如我们就直接切入主题吧!”再不进
入主题,她怕自己会变成一个呆看着他的花痴。对他感兴趣,可不表示她愿意拜
倒在他的魅力之下。木宛聆拿出资料夹里的东西,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做简报。

    阙以刚嘴角一勾,唇边有抹玩味的笑。“你的观察倒挺入微。”

    她自信地笑,背脊挺直。“习惯使然,我曾经从事公关工作有段不算短的时
间。”

    “哦?”阙以刚往后靠坐,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宛若闲散却又饱含着力量的
坐姿。“那怎么会到悦牍担任企划?”

    他的目光恣肆地将她从头看到底。

    她穿着一身合宜的套装,淡蓝色的套装下一副玲珑有致的身材。她颇高,可
能有一百七十公分,但引他目光停留的是她那双倔强的眼睛。

    她的眉清秀而浓淡合宜,看起来十分自然,不若现在多数的都会女子把眉形
修得那般夸张。她挺直的鼻子在鼻尖的地方微翘,透露出俏皮的味道。但他愿意
打赌,她肯定很不爱在客户面前展现任何孩子气的模样,哪怕那有多可爱都不行。

    “我一开始在悦牍也不是做企划的,而是负责海外的采购。”当初她毅然决
然抛下成绩斐然的公关工作,跳入文化圈,可跌破了不少朋友的眼镜呢!

    “想必采购这个工作有特别吸引你的地方。”阙以刚目光中的兴味不减。他
甚至毫不掩饰自己放肆的目光。

    他目光稍移,停留在她线条漂亮的嘴唇上。菱角似的唇形小而丰满,嘴角弯
弯勾起,看起来像永远带着笑意似的,但她总抿着嘴,似乎试图抹去任何不干练、
不专业的模样。而她对自已的要求,从那绾得紧紧的发髻可窥一二。

    木宛聆不认为他真的想知道一个小采购的甘苦,说实在的,他放肆的目光已
经惹恼了她。

    这个男人可真是嚣张!

    “可以去决定书店要卖哪些书,可以为国内的读者引进哪些很棒、错过可惜
的书籍,让我觉得很快乐,做起事来也特别开心。尤其想像那些意外找到这些书
的读者,眼里乍闪的光芒……”本来只打算随便谈谈,没想到她说着说着眼里都
发了光。只要谈到工作,她就忍不住。

    阙以刚微微发了一下呆,她刚刚说话的样子、晶灿的眸子,意外地,他竟然
为她着迷。

    “你喜欢书店?”

    “是啊!”她觉得他的目光犹如芒刺在背。“有一个舒适的阅读空间,充分
的采光、温暖的色调,阳光斜斜地射进来,空气中弥漫著书香,那是一件很美的
事情,可惜文化事业在推广上总是比较欠缺资金……”总算可以切入重点了。

    她试着要把话题导入正题,因为再让他这样看下去,她的身子会紧绷到裂开。
就算面对最爱找她麻烦的老总,她都不曾如此在意过。阙以刚确实是个让人难以
忽视的人。

    “等不及要赶快摆脱我?”阙以刚嘴角有着调侃的笑意,但笑容却没有到达
眼底。

    他这什么意思?!

    “阙总经理不觉得我已经浪费您太多时间了吗?”她暗暗咬牙,气他不顺她
意,尽快谈妥这公事。

    “我想正如你在案子里提到的,倚天建设连续赞助悦牍的文化活动三年了,
就凭这点难道不值得我花这几分钟?”他摊摊手,一副轻松无比的样子。

    她讨厌他那个笑容。

    通常她跟客户的互动中,都是由她在主导的,而今天从踏进来到现在,她先
是禁不住多观察他几下、多看他几眼,接着一路就只能任由他拖着她走,完全失
却掌握状况的能力。

    “阙总经理,事实上悦牍很希望继续跟倚天建设维持这种良好的互动关系,
所以未来的一年,也希望您同样再给悦牍……”

    “你凭什么让我舍其他单位而选择悦牍?不要跟我说什么旧情谊,我是个商
人,对倚天没有帮助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他凉凉地打断她。

    “你……”真是个无礼的家伙!她忍不住要动气了。虽然平日她是急性子了
点,但在面对客户时动怒却是少有的。算你有种,阙以刚!“悦牍在文化出版业
界是以高格调路线在商业化的市场杀出一条血路,公司的基本精神是营造一个舒
适的、书香的阅读空间,所以整体的规划都是朝这个方向走,这跟倚天建设的某
些精神正巧不谋而合。”

    阙以刚站了起来,踱步至窗边。然后停了下来,转身──“过去的悦牍确实
跟倚天的某些精神吻合,但我们谈的是未来一年的活动。”他冷冷地提醒她。

    “我想我并没有昏迷过去,所以很清楚我们谈的是未来一年的赞助活动。阙
总不必‘好心’提醒我。”她终于忍不住了!可别说她做事冲动,她也是有理智
的,但这人实在……让人生气!

    “是这样吗?”他的浓眉一挑,讽刺的意味相当浓厚。

    她讨厌他的眉毛!她刚刚怎么会觉得他长得好看?!现在他那双时而冰冷、
时而盛满笑谑的眼,简直让她觉得刺眼到了极点!

    “我很肯定。阙总经理如果没有时间理会我这种小企划,我很乐意再找时间
与林特助谈……”

    “你跟他谈再多也没用,最后决定权在我。”他醇厚的声音冰冷地打断了她。

    “你……”到底想怎样?“我看不出倚天有什么理由不继续赞助悦牍,过去
这三年来悦牍的成绩有目共睹,不是吗?”而倚天也因此提升了不少形象。

    “啧啧!”他摇了摇头。“我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

    “什么意思?”她有种被耍着玩的感觉,刚刚逼自己吞下去的怒火又开始翻
腾起来。“你有话就直讲,这样绕着不嫌累吗?”

    这女人真的生气了!

    他挑了挑眉。她知道敢这样跟他说话的人少之又少吗?“悦牍开始收取书店
的开架费了,你知道吗?”他的声音不疾不徐,相当的冷静,恰巧与她的激动成
反比。

    “开架费?不可能的,”木宛聆马上否认。

    一般连锁书店向出版社收取开架费,好让出版社主推的书放在显眼的地方,
标签:办公室 办公桌 大哥 男人 女孩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