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天亮叫我

时间:2013/11/17 22:20:28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86  评论:12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天亮叫我天亮叫我返回湛清  楔子  晚上七点钟,梁家的饭厅内气氛有些沉重。  梁尔...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天亮叫我天亮叫我返回湛清

  楔子

  晚上七点钟,梁家的饭厅内气氛有些沉重。

  梁尔尔看了看桌上三菜一汤,又看了看一脸消沉的老爸,盛饭的手犹豫着
不知道该盛多一点还是少一些。

  梁中魁身上是一件花不溜丢的夏威夷衫,下半身则是七分休闲裤,配上最
炫的耐吉球鞋。如果不要看他的脸,简直像个跑错年代的青少年,完全跟五十
几岁的老头搭不上线。

  不过让梁尔尔和梁杉杉不安地频频交换眼神的,正是老爸那垮着肩膀。

  不对劲。

  通常这个时候老爸都是很聒噪的,因为他好不容易逮到三个女儿都在,他
一定会哇啦啦直说着他今天又干什么有趣的事情去了,但是他今天却出奇的安
静。

  “你们怎么还没吃?什么时候学会等人?”梁依依从厨房走出来,讶异地
问。

  “依依,这是你煮的?”梁尔尔战战兢兢地问。

  老爸最大的乐趣就是煮饭养肥三个女儿,除非是心情非常不好他才会不煮
饭。

  而这时候就会由厨艺可怕的依依操刀,然后尔尔跟杉杉就会想尽办法逃出
生天。

  不过显然现在是来不及了。

  “不是,让你们失望了,真抱歉。”依依咧嘴一笑,眼中的利刃差点将两
个妹妹砍得遍体鳞伤。

  尔尔跟杉杉同时吁了口气,顾不得这动作又引来依依的不满眼神,两人开
始狼吞虎咽了。

  “老爸,你心情不好哦?”身为大姊,比较懂事的依依,关心地问。

  梁中魁抬起头来,眼中发出坚毅的光芒。“好,现在弥补还不迟。就这样
决定,明天我就动员所有关系,务必在年底前把你们统统嫁掉。”

  “嫁掉?!”三姊妹这次非常一致地吼。

  “是的,我不能让你们成为亲戚间的笑谈。你们知道今天你二伯母跟大伯
母来我们家,说她们的女儿又要生了,你们的堂妹一个个年纪都比你们小,但
孩子却好几个了。我这样真是太丢脸了,对不起你们死去的娘……”

  “等等,老爸,堂妹生小孩干老妈什么事?”尔尔非常白目地问。

  “还说不干你妈的事,你们这些女儿实在太不争气了。”梁中魁索性将筷
子一扔,人站了起来。“明天开始我会帮你们物色丈夫,总之你们只要好好配
合就够了。”

  “老爸,你别闹了。”依依头皮发麻地看着一脸认真的父亲。

  “谁跟你说我在闹,我这次是认真的。”梁中魁一脸坚定地说。

  “好好好,先吃饭吧。”梁杉杉赶紧安抚老爸坐下,把碗塞回去他手中。

  “老爸,我明天一早要出门,我有个朋友要出国,请我去帮她看房子,两
个礼拜后才回来。”

  听到话后,依依眼睛忽然睁得老大,恶狠狠地瞪向最小的妹妹杉杉,至于
一旁的尔尔倒是丝毫没受影响,仍旧专心地吃着饭,而这顿饭就在这种诡异的
气氛下完成。

  至于晚饭后梁家的气压一直低低的,每个人破天荒地都早早上床睡了。

  半夜十二点,梁依依用她花一百块从夜市买来的无敌大包包装好细软,轻
手轻脚地穿过客厅,打开大门,才跨出一步,她差点从自家门口的台阶上跌个
狗吃屎。

  “啊……”细细的抽气声硬生生被压抑下来,梁依依将大包包往后一抵,
抬头一看。“是……你们!”

  “大姊,你真是个没有同胞爱的人。”小妹杉杉双手环胸,一脸嘲讽地盯
着依依瞧。

  “少来,你才奸呢!什么帮朋友看房子,我看是假的吧?竟然想光明正大
落跑?”这个小妹一向奸巧,会使上这么一招,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没
想到一向少根筋的尔尔,此刻竟然站在杉杉旁边,手里还拖着一只航空箱。
“尔尔,你不是睡了?”

  梁尔尔的嗜睡在家人眼中已经见怪不怪,只要不用上班,她总是早早就爬
上床去睡觉,通常这个时间老早就躺得平平了。

  “杉杉说今晚不跑就跑不掉了,我也不想嫁人,所以就跟着出来了。”尔
尔耸耸肩,不慌不忙地说。

  “杉杉收了你多少钱?”依依才不相信一向投机的小妹会“免费”服务,
就算是自家人,她也懂得利用机会诈财。

  当然,根据杉杉的说法,这不叫做诈财,而是互通有无。

  “没有。”尔尔将快合上的眼皮往上撑起。“杉杉还帮我找好住处了,很
便宜哦,一个月只要五千块。”

  “该不会就是那间你帮人家看的房子吧?两边收益,你这人有没有良心,
什么钱都赚。”依依顶了顶杉杉。

  “老大,别这么说,老爸要把我们推人火坑,我当然要多攒一点。你要不
要也来往,我也算你五千……”

  “不用。”依依狠狠地拒绝。“一窝子住在一起,正好方便老爸一起逮着
是吧?”虽算不上超级精明,但这点作战常识她倒是还有。

  “那你自己保重吧,被老爸取这种名字已经要痛苦一辈子了,再让他找个
‘怪ㄎㄚ(脚)’跟我结婚,我就两辈子都痛苦不完了。”杉杉捞起行李,准
备告别大姊,逃命去也。

  “是啊,取这什么名字?老爸真没创意。”说到这个又踩到依依的痛处了。

  “什么依依难舍的依依,天哪,让我死了吧!”

  “我这不过尔尔的尔尔还挺贴切的。”尔尔在旁边插了一句话。

  “都是你们两个名字这么准确,我同学硬帮我取了个姗姗来迟的杉杉,根
本就不同字也能念。”说起这个杉杉就忍不住气愤,她从小就是那种男生捧在
手中的小公主,唯有这名字让她被嫉妒她的女生耻笑到无以复加。

  “看来大家各有各的苦,取这一二三的无创意名字已经够惨,各位姊妹,
咱们各自逃出生天吧!”依依扛起大包包准备闪人。

  “老大,祝你好运。”杉杉挥了挥手。“走吧!”拖着眼睛快闭上的尔尔,
杉杉也赶紧闪人了。

  这一夜,梁老爹做出决定,而三个女儿也各自拿出了她们的决心。

  只是不知道谁斗赢、谁斗输,一切都是未知哪!

  第1 章

  一辆小发财车就囊括了梁依依所有的财产,她站在巷口,指挥着发财车开
进电梯大楼门口。

  “好,这样就可以了。师傅,麻烦你们了。”依依将衬衫的下摆打了个结,
一边先动手扛下细软。易碎的东西是自己来比安心。

  这栋电梯大楼其实有三大栋,屋龄不高,且整体设计非干净爽算是,算是
很不错的住宅区。

  依依抬头看看大楼人口处上方“幸福大厦”四个闪亮亮的大字,在阳光折
射下好不刺眼。

  “幸福!呵呵,是很幸福,才八千块,三房两厅,四十坪,嗯!果然幸福
得不得了,简直是神的恩赐。”将东西往旁边一摆,梁依依将散乱的长发用条
橡皮筋扎了起来。

  “梁小姐,今天是好日子吗?怎么大家都在今天搬家?”管理室的管理员
探出头来,向她招呼道。

  梁依依跟对方熟得很,之前知道要搬进来,她就先行来拜过码头了。她跟
三教九流的人都容易混熟,算是很适合当公关的那种人,可惜她的工作跟公关
一点也无关。

  “刘伯伯,我是随便挑一天搬家的,难道今天也有其他人搬家吗?”梁依
依一边示意搬家公司老板往上搬,一边还跟管理员哈啦着。

  “这不就来了吗?”管理员指了指巷口弯进来的两辆大型厢型车,那车子
新到会发亮。

  第一辆车子停在帮她搬家的小发财车旁,衬得那小发财车益发显得破旧啊!

  没办法,便宜啊!她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才杀到两千块。要请到那种专业
又高级的大车子,搬一趟少说也要上万。

  幸好中庭够大,两辆车子开了进来,加上原本的发财车,三辆车子并列还
停得下。

  没多久,一辆崭新的黑色房车开了进来,一位戴着墨镜的男子从降下的车
窗中往外说:“请帮我开车库门,谢谢。”

  那悦耳的男性嗓音让梁依依伫足一探——嗯!满有型的男人。莫非这栋大
厦都住着这款的人?开黑色百万名车、穿着时髦?嘿嘿,难道她这回真的赚到
这么多便宜,这里该不会是什么超级无敌豪宅吧?

  “好……好,马上开。”管理员愣了一下,马上帮那男人打开车库门,一
边还自言自语地碎碎念着。“奇怪,是新搬来的吧?”

  “刘伯伯,我先上去,晚点弄好再下来登记资料哦!”梁依依提起大包包,
往电梯走去。

  “好好,我这边有饮料,等一下下来喝。”

  “谢啦!”依依头也没回地挥了挥手,有着几分的率性、几分的可爱。

  电梯停在地下二楼,她等了一等,电梯才往上爬升。

  “当!”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来,她愣了一下才跨进去。

  是刚刚那个开黑色百万名车的人。

  “你好,我叫做梁依依。今天刚搬来。我住在十五楼,请多多指教。”依
依拉开灿烂的招牌笑容,露出两颗招牌小虎牙,极具亲和力地说。

  一阵沉默。

  她觑了觑,见男人脸上戴着墨镜,双手插在低腰休闲裤的口袋中,不动如
山。

  他该不会是盲胞吧?可她刚刚有说话啊!难道是失聪?

  她偷偷往他靠了五公分,再五公分。

  “看什么看?”冷冷的声音进射而出,吓得她贴靠在电梯门上。

  “你会说话?”她眉一竖,脸色开始变了。

  男人挑了挑眉,非常轻的动作,却充分表示了他的不屑。

  “没礼貌的家伙,我还以为你是瞎子……”她的声音倏然消失在他锐利的
眼神中。

  怪哉!他明明戴着墨镜,她竟然感觉到他眼神锐利?!

  此时电梯“当”地一声打开了,她才惊觉自己忘记按楼层按钮了。

  “这几楼?”她匆匆按住开门键,抬头看看电梯面板显示的数字。“十五
楼?

  你也住十五楼?真倒楣。“她的自言自语音量大得足以让他清楚听见。

  拖着一大包“贵重”物品,她跟在他身后出了电梯。

  然后那男人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兀自从口袋掏出钥匙,开了B 座的大
门。

  B 座?等等。

  依依将那一大袋行李往旁边一放,从牛仔裤口袋挖了挖,又挖了挖,这才
挖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二十号,十五楼……B 座!”她抬起头来确定,立刻一个箭步堵住了他。

  “这位先生,你走错门了,这是我家。”嘿嘿,看你怎么酷得起来,够乌
龙了吧?

  笨蛋!

  “你家?”他的眉毛扬高的角度又高了十度,才说完,手底下“喀啦”一
声,门在她惊愕的目光下打开。

  “骗人!怎……怎么可能?”梁依依赶紧冲过去,将手上的钥匙插入他又
关上的门,跟着“喀啦”一声,也打开了。“看吧!这是我租的房子。”

  男人站在敞开的门内,眯起了眼。

  “梁小姐,就是这一间吗?”小发财车的搬家师傅扛着她的行李,抵达了
门口。

  另外一位师傅也开口说话。“梁小姐,你东西又不多,我看你这男朋友‘
汉草’也不错,怎么不叫他搬就好。”还跑来苦苦杀价,唉!

  “我……我男朋友?”梁依依被一连串的状况弄得傻眼。“他不是啦!他
是陌生人、路人甲。你们快点搬进去。”不管怎样,先占先赢。

  “这个路人甲现在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戴着墨镜的男人整个人挡在门口,
长手支着门框,根本没有往前搬的可能。

  “你……你到底是谁?我已经跟房东签好合约了,赵先生已经把房子租给
我了,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她敛起笑脸,有点气急败坏地说。

  难道他知道她才用八千块就租到这间房子,所以硬是要跟她抢?赵先生该
不会一屋两租吧?啊!依依忽然记起赵先生今天早上已经坐上飞机,移民到加
拿大了,这下死了。赵先生该不会是卷款潜逃?

  “赵先生也已经跟我签好合约了,我手里也有合约。”他依然挡在门口。

  “那现在怎么办?赵先生都出国了,他是不是把我们的钱卷走了?我可是
付了租金跟押金了耶。”完了,贪便宜贪出问题来了。梁依依感觉脑门一阵热,
脚底一阵软。

  “我也付了钱,但是你怎么知道赵先生出国了?我昨天还见过他。”说着,
男子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熟地拨起号码来。没多久,电话显然接通了。“赵先
生,我是高肆,我想房子出了点问题,你最好过来一趟。”

  咦?赵先生还没有出国?难道只有她被骗了吗?梁依依惊疑不定,心乱如
麻。

  “他怎么说?”一看到他挂掉电话,依依赶紧问。

  “他住得很近,十分钟就到。”男子,也就是这个自称喜“高四”的家伙,
摊了摊手说。

  “那你先让开,让师傅先把东西搬进去。”依依抓住空档,拉住他的手臂
欲往旁边扯,但是……

  我拉、我拉、我拉拉拉!

  可恶!不动如山。

  “你……”这家伙是铁做的吗?拉都拉不动。

  高肆咧开嘴,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想我有那么笨吗?在事情弄清楚之前,
谁也别想搬进去。”说着往外跨一步,将门“喀啦”一声关上。

  可恶!又被看穿了。

  “梁小姐,那这些东西怎么办?”搬家师傅双双盯着她瞧。

  “先摆这边吧,请等一下。不如请先到楼下管理室喝点凉水吧!等房东先
生来了,我们继续搬,保证不会耽误你们太多时间的。”依依赶紧陪着笑脸。

  “好吧,那我们先下去,小俩口好好谈,别闹僵了。”师傅把东西放下,
一边还不忘叮咛。

  “谁跟他小俩口啊?我才没那么倒楣。”依依一脸不屑地说。

  师傅不以为意,呵呵笑着走了。

  顿时,两人陷入长长的沉默中。

  “喂,你跟赵先生租这房子多少钱?”梁依依挑了个箱子,压了压——嗯!

  似乎还挺结实的,便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高肆直盯着她瞧,时间久到她以为他又要装聋作哑了,这才开口。“三万
块,含车位。”

  “三……三万?”嘿嘿!嘴巴合上,嘴角抿一抿,硬是掩住窃喜的表情说
:“以这地段来说,合理。”

  “如果你租得比我便宜,我想房东应该会比较愿意租给我。”他冷冷地提
醒道,显然完全看出她的窃喜。

  “你怎么知道?”她抬高下巴。

  可恶,这家伙怎么这样高?搞不好有一百九十公分。以她一百六十五公分
的身高,应该算不上矮了,但是跟这家伙一比,唉!腿硬生生比人家短一截。

  “那我们等着瞧。”他又摊了摊手,斜倚着墙壁的模样相当的闲适,举手
投足间尽是潇洒味道。

  相较之下,穿着布鞋窝在纸箱上的她,加上顶着一头乱发,简直就端不上
台面。

  她嘟起嘴巴不说话。

  十分钟匆匆而过,正当她开始考虑要下楼找瓶水喝时,电梯门“当”一声
打开。

  一位中年男子朝他们走来。“高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这位小姐说她也跟你租了房子,手里还有合约。”高肆站直身子,指了
指端坐在纸箱上的梁依依。

  “跟我租房子?”赵先生推了推脸上的老花眼镜。“我没见过这小姐。小
姐,你有没有弄错啊?”

  梁依依几乎是用跳的站起来。“不是你!你不是赵先生。”跟她签约的那
个赵先生年
标签:夏威夷 下半身 青少年 休闲裤 肩膀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湛清--团圆
下一篇:湛清--试探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