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湛清-圆满难得

时间:2013/11/17 22:29:20  作者:湛亮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38  评论:2
内容摘要:︻┳═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楔子天气晴朗,气温有点热,但丝毫减不了这群热情小女生的快乐。 「秧秧,刚刚那条项链很好...

︻┳═一      www.52vz.com    版 权 归 原 作 者  ︻┳═一                    
             



    楔子天气晴朗,气温有点热,但丝毫减不了这群热情小女生的快乐。

    「秧秧,刚刚那条项链很好看啊,干么不买?」三个女孩并肩走进捷运站,
开口的是右边一个瘦高的女生。

    站在中间,被称为「秧秧」的女生,乍看之下可没有左右两个女孩亮眼,不
过有点圆润的脸蛋给人亲切舒服的感觉,让人见了都忍不住要回个笑容。

    「我妈妈让我出来玩,但我不想花太多钱。」秧秧回答。三个小女生就读南
部的大学,原本班上是要去毕业旅行的,但是这三个人硬是不跟班上同学去,自
己办了个三人的毕旅。

    「你们看,那边有个帅哥。」左边的女孩指了指楼下的月台上,斜倚著墙角,
一脸不耐看著前方的男子。

    远远看去,那个男人是满有型的,只不过他脸上的不耐烦也太明显了,光她
们在看的时间里,就有几个搭讪的女生铩羽而归。

    「谁去要到他的电话,我请吃大餐。」那高瘦女生的一句话,让开始觉得无
聊的秧秧眼睛二兄。

    「你说的?我要千元西餐,就上次杂志上看到那家天母的法国餐厅?」秧秧
抓住她的手臂,急切地问,说到吃她的眼睛就亮了。

    「帅哥当前,你就只会想到吃吗?」

    「少废话,刚刚说的算不算数?」帅哥?哪里比得上法国大餐!

    「好啦,你要得到我就请你。」开玩笑,刚刚去了几个美女都失败,不是她
要嘲笑自己的同学,秧秧离国色天香实在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只见秧秧嘿嘿一笑,机伶地溜下楼去,两个女生当然也就好奇地跟上,保持
一段距离看著。虽然她们都不认为秧秧会成功,但看戏是人的本能啊!

    秧秧在手扶梯上下偷偷跑了几赵,跑得自己满头大汗,这才朝那个男人所在
的方向艰难地前进。

    「她在干么啊?」两个女生嘴里叨念著,眼睛还是一瞬不瞬地盯著。

    只见秧秧艰难地匍匐到他面前,双手抱著肚子,状似艰辛地说:「可不可以
借我手机打一通电话?我人不舒服,想要联络家人。」头上冒著的汗珠可是大有
说服力呢!

    那个男人看著她的样子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眼神冷冷地还带著点厌恶。不
过极缓慢地,在她都想要放弃的时候,他从牛仔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不甘不愿
地递给了她。

    「谢谢,谢谢!」万般感谢只为那可爱的法国大餐哪!她转过身去,蹲下身
子,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不远处躲著看戏的两个女孩却被手机响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从柱子後面跌
出去。

    瘦高的女生接起电话,只听见秧秧的声音嘿嘿地窃笑。「妈,我肚子痛,在
捷运站,你可不可以来接我去天母?」

    瘦高女生瞪著手机里面显示的号码,一脸惊诧得仿佛手机长角了一样。「算
你狠,秦旅秧!」她咬牙切断手机。

    那头的秧秧把手机还回去,还不忘多道谢两声。法国大餐我来了!她奔向柱
子後面那两个身影。

    「走,现在就去,去天母!」秧秧拉住脸色臭臭的同学,兴高采烈地说,肚
子痛的迹象消散得无影无踪。「呵呵,让我想想要吃什么,真感谢那男的,让我
饱餐一顿。」

    「秧秧你……」正要抗议,瘦高的女生一转头,却看到那张酷酷的俊脸满面
杀气地瞪著她们。「哇啊!」

    「叫啥叫?」一转头,秧秧跟另一个女生也鬼叫起来。被他发现了!

    「车来了,车来了!」秧秧一边扯住一个,直往刚到站的车厢冲去,幸好车
门很快地关上,把那张穷凶极恶的脸关在车厢外。

    「好险,好险!」秦旅秧拍著胸脯。「幸亏我机伶。」

    「机伶?」两个女生张眼瞪著她。「我们搭错方向了啦!」

    「是……是吗?」嘿嘿笑了两声,想到她的大餐,秧秧还是忍不住弯起嘴角,
笑了。

    第1 章


    「一百五十……天哪!还有多远啊?」

    可怜兮兮的声音伴著一个有点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马路的那一头。那身影背
著比她身子大两倍的行李袋,正努力地看著门牌号码。

    秦旅秧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大好,她照著地址找到这条街,原本以为应该
快到了,哪想到一百五十号竟然离一百号如此遥远!一般来说,这两个号码之间
不是只隔著二十五户吗?怎么她会喘得跟条狗似的还走不到?

    不!那是指正常状况而言。但这一区住宅一点也不正常,因为每户都像在比
大的不说,中间动辄有个私人的草坪、花园的,弄得这二十五户的距离更加的遥
远。

    「幸好我爹娘赐我天生神力,不然岂不是光行李就把我压死了。唉呀!老妈
啊,你怎么不早一点带我来找老爸,偏偏等到这时候……」

    自言自语的秦旅秧一想到刚去世不久的老妈,鼻子不禁又酸了,眼泪随即在
眼眶中滚动。

    「我不行哭,答应过老妈的。」她抹抹脸,一抬头。「咦?是这家?」她看
著门牌上那不大不小的数字,确认自己应该是找到了。

    这……就是她七岁前待过的地方?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啊?老爸真的在这边吗?
他会认得她吗?

    秦旅秧手才摸到门铃边,都还没来得及按下,门就被打开了。一抹红色的影
子冲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往里面喊:「我不饿,我先走了。」

    这个女人好亮眼啊!

    秦旅秧张大嘴怔看著跑出来的这抹红色影子,一时间似乎忘记自己为啥站在
这里。

    「你是谁啊?」那红衣美女一开口就有点粗鲁,不过秦旅秧还是忍不住多看
了两眼。

    「我……我叫秦旅秧,来找我爸。」这该从何说起?说是她妈叫她来的?那
要先解释谁是她妈妈吗?

    「你爸?」这个红衣美女自然是杨舜倾,结婚後在欧洲老是待不住,常跑回
台湾住,直到老公来逮人。

    「对。」秦旅秧终於回过神,以饱满有力的声音回答著。「他叫秦英。」

    「秦英?秦……是秦叔!」她的眉头整个拢起来了。怪了,秦叔不是一直都
单身哦?这可有好戏看了。「我带你进去,这事要问我奶奶比较清楚哦!」最好
这个人可以让奶奶忘记要煮饭的事情,这样今天她们就可以逃过一劫。

    自从不久前煮饭的吴嫂被儿子接去住,辞了工作之後,她们已经退休的奶奶
就不肯再请人来煮饭。原因不是她们没钱,而是她想要自己煮饭。她们这些孙女、
孙女婿是不反对奶奶去研究年轻时候没时间研究的厨艺啦,只要奶奶不要逼大家
吃那些东西,什么都好商量。

    说到这个就让杨舜倾想到关於食物的噩梦。刚刚她看桌上唯一一盘做好的凉
拌小黄瓜,一时手贱捏了一口偷吃,结果当不她马上决定出门去办那本来不大急
的事情,顺便填饱肚子。

    「奶奶!」杨舜倾拉著依然扛著行李的秦旅秧进门。

    秦旅秧一踏进杨家大门就立刻喜欢上这里。这个庭院、这个格局都很有家的
感觉呢!她记得妈妈说杨家是有钱人,没想到杨宅没有市侩的味道,倒是亲切地
让人不想走。

    说不定以後来找老爸就可以多多欣赏一下这个房子了。

    说到老爸……

    「什么事?」纪云湄从厨房跑出来,手上还拿著一把菜刀,身上甚至煞有介
事地穿著围裙。「这可爱的女孩要找谁?是你朋友?一起吃饭吧,就快做好了!」

    纪云湄说著就去拉人家,把秦旅秧一把压进餐桌前的椅子坐下。

    杨舜倾翻翻白眼,还是没有走开,却也没有阻止奶奶。

    「先吃吃这个,我拌的小黄瓜哦!」纪云湄兴高采烈地献著宝,把桌上那盘
凉拌小黄瓜推到秦旅秧的面前,假装没看见杨舜倾那同情的表情。

    「这……」秦旅秧才开口,嘴里就被塞了一口黄瓜。

    「怎么样?」没想到七十几岁的人眼睛还可以如此熠熠有神,纪云湄最近研
究厨艺的兴致可说「居高不下」啊!

    「你没用盐先腌过吗?」脆得不像凉拌小黄瓜!

    「盐?」纪云湄一脸的诧异。「我有用酱油跟香油,不够咸吗?吃太咸不好。」
她赶紧说明。

    「这盐巴不只是让黄瓜的咸味能入味,还可以让小黄瓜的口感有点脆又有点
软,难道教你的人忘记跟你说要先用盐巴腌过、洗掉,然後拌好酱油……」说到
吃的,秦旅秧的兴致也被挑起来了。她可是个爱吃鬼呢!举凡跟食物有关的,都
在她勤劳好学的范围内。

    「真的吗?我看外面的都长这样子,以为就拌酱油……」

    纪云湄可也是那种做饭理论家,只不过她的聪明才智在这方面都常常出问题。

    关於这点,杨家大小都愿意作证的。

    「不然我再做一盘给你尝尝口感?」秦旅秧忍不住手痒,好久没做菜了。「
还有小黄瓜吗?」

    「有。」纪云湄带著她进入厨房。

    杨舜倾也跟了进去,看著这原本就不认识的一老一小,认真地挤在流理枱前
研究著,还不时传出两人的低语。她叹了口气,无意去提醒这两人这情况有多好
笑。

    那个显然要来找人的人正在跟奶奶研究凉拌小黄瓜,如果她运气不错,说不
定真的有一盘能吃的小黄瓜出现在餐桌上。

    没几分钟,秦旅秧已经拌好一道菜了。「像这样,你尝尝……」她挟了一块
给纪云湄。「可惜没时间冰,再冰一下会更好吃哦!凉拌菜夏天吃最开胃了,像
泡菜啊……」

    「哇!」纪云湄嘴里嚼著略有脆感的小黄瓜,忍不住一边夸张地叫著。

    这一喊把已经走到客厅的杨舜倾都给吸引来了,她拨开吃得没嘴巴说话的奶
奶,用手捏了一块塞进嘴里。

    「你……还会做其他菜吗?」杨舜倾一把抓住秦旅秧的袖子。

    秦旅秧吓了一跳。「会啊!怎么啦?不好吃吗?不好意思,可能我太久没做
菜……」

    「你要不要来我家打工?」杨舜倾赶紧问。「对了,奶奶,她来找秦叔的,
说是秦叔的女儿。」

    正在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纪云湄差点被梗住。「你说什么?秦英?你是秦英
的女儿?」

    秦旅秧终於也想起这件事了。「对,我妈去世前交代我来这里找我爸,他叫
秦英,我妈说他在你们家工作。怎么?他……已经不在这边做了吗?」

    「不是不做了。秦叔在我们家做了大半辈子呢!以前家里大小事都是他在管,
现在是奶奶太无聊,所以换她做总管。」舜倾接连又偷吃了几口小黄瓜,免得等
一下要被逼著去吃奶奶的失败作品。

    「你……叫什么名字?」纪云湄的注意力终於回到秦旅秧的身上,她好好打
量了她一番。「几岁了?」

    「我叫旅秧,旅行的旅,秧苗的秧。我今年大学刚毕业,快满二十三岁了。」

    秦旅秧看到纪云湄眼里浮现的同情神色,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爸真的
不在这边吗?我也不是要让他养啦,虽然我妈去世了,但是我已经毕业了,可以
自己……」

    「你原本住哪里?」纪云湄拉著她到客厅坐下下来,这才看到她放在一旁的
大旅行袋。

    「我跟妈妈住高雄,但是几个月前我妈去世了,她要我到台北找我爸。」她
说明著。秦旅秧是个乐观的人,虽然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很难过,但她也是一
个人收拾了行李,把房子处理掉,就这样只身到台北来了。

    在此之前,她只来过台北一趟,还是毕业旅行呢!因为母亲没有那么多钱让
她参加同学国外的毕业旅行,特地让她跟要好的同学来台北玩了一趟。

    「在高雄啊!我派人去找过几次,南部也找了就是找不到。」纪云湄喃喃地
说。「当年你妈带著你走掉,秦英可是急坏了。」

    妈妈带著她走掉?老妈下是跟老爸离婚了哦?「他……我是说我爸……找过
我们?」

    「当然找过,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没事。」纪云湄回忆起往事,眼神有点遥
远了。「他们夫妻俩就爱吵架,为了小小的事情就这样分开,当年要不是我工作
太忙,老早就找到你们母子了。秦英也真是的,唉!想不到隐娘也走了。」

    也走了?也?!

    「我爸……在哪里?」虽然她印象中的父亲已经相当模糊,但是此刻已经意
会到背後意义的她不禁也鼻酸了,万一他真的……那她不就变成孤儿了?虽然这
么大了,不该叫孤儿啦,可是……

    「秦叔两年前就去世了。」杨舜倾终於忍不住说了。

    「果……然!」随著那个然字声落,秦旅秧的泪滴也「答」地一声滚落地。

    「秧秧。」纪云湄将她呆愣的身子搂进怀里。「哭吧!」

    「完蛋了!呜……」秦旅秧趴在纪云湄怀中哭得抽抽噎噎,或许是母亲去世
以来强忍的泪水也一次溃堤了吧!「我这么老了还做孤儿……好老的孤……儿!」

    这些对话让一旁原本也偷偷红了眼的舜倾又开始翻白眼。

    铭铭铭秦旅秧就这样在杨家住了下来。

    原本她是不想太打扰人家的,既然老爸已经去世,她实在没有住在杨家的道
理。但她是个心软的人,禁不起舜倾的央求。

    没错,自从吃过她做的菜,杨家的人莫不加入舜倾的游说行列,力劝她住在
杨家,在她找到工作前帮忙做做菜,杨奶奶甚至付她不错的薪水。

    她留下了,其实是舍不得那种家的感觉。

    「秧秧,你要出门啊?」正在客厅看书的纪云湄抬头问。

    「我去买吐司。奶奶喜欢吃的那个吐司,这时候差不多出炉。」她看看手腕
上的卡通表。

    「你不要那么忙,那家店不是有一段距离?不用跑那么远去买吧?下然一次
买多一点,可以不用常跑。」纪云湄著实喜欢这个老实的孩子,也心疼她现在没
有父母疼,所以就把她当家人看待。

    「没关系啦!反正我现在也没工作,就当是运动吧!」她在买吐司的路上总
是逛逛走走,有趣得很呢!

    「好吧!你去。如果累了就坐计程车回来,不然打个电话,我让海叔去接你。」

标签:毕业旅行 两个女孩 小女生 天气 大学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心之游记
下一篇:湛清--温柔难得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