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短篇小说: 《两个爱情傻瓜》

时间:2017/3/16 21:48:55  作者:湛洪良  来源:湛氏家族古今志  查看:101  评论:0
内容摘要:投稿短篇小说:《两个爱情傻瓜》文/湛洪良。女人在酒吧呆了一天,喝了不少酒,哭过闹过后,竟然睡着了。她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不幸、最伤心的人,所以她从失恋后一直消沉下去。可惜她不知道此时有一个男人也和她一起难过,一同伤心。他从早上看到她走进酒吧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钟,只为给她送一把伞,外面下着大雨,吹起了风,可他不敢进去,...

投稿
                                        短篇小说: 《两个爱情傻瓜》
                                              /湛洪良。                           

 
     
女人在酒吧呆了一天,喝了不少酒,哭过闹过后,竟然睡着了。
      她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不幸、最伤心的人,所以她从失恋后一直消沉下去。可惜她不知道此时有一个男人也和她一起难过,一同伤心。他从早上看到她走进酒吧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钟,只为给她送一把伞,外面下着大雨,吹起了风,可他不敢进去,因为她脾气不好,最近又失恋,自己进去准挨骂。他只有在外面等她出来。
      天渐渐黑了下来,女人终于醒来,看了看天色,才懒洋洋地起身,当她看到全身淋淋的他靠在门前睡着时,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她慢慢地蹲下身,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说:傻瓜,明知我不喜欢你,还这么执着,你为什么呀?
      突然,男人醒了,他也对她说道:你不也是一个傻瓜吗?明知张小朋以有了女人,可还是忘不了他。
      女人一听,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对呀,我们都是傻瓜傻瓜就得跟傻瓜在一起,对吗?
      男人 :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
     女人一拍男人的头,逗他道:哇,你真是傻瓜呀,你来这里干嘛的?
     男人道:给你送伞的。
     女人道:对呀,那你还不把伞给我?
     男人一愣,忙把伞递给她。
     女人接过伞说问道:你真的只为给我送一把伞,没有别的想法?
     男人傻傻地笑了笑:这…………这不好说呀。
     女人也笑了笑说道:干嘛不好说,怕人捂你嘴呀?
     男人脸一红,没有说话。
     女人又道:再说你把伞给了我,你怎么回去?
     男人忙道:我没事,我家离这里不远。你快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上小心。
     当女人听道他说这句路上小心时,不知为什么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是很久没有过的。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眼前这个老实得像木头人一样的男人,有多么可爱。她猜到、并且深信眼前这个男人这辈子一定没什么出息,但绝对是一好人,一个完美的丈夫。只要她愿意。
     女人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他说道:你帮我打伞好吗?
     男人抓了抓头,好像没明白女人的意思。
     女人笑骂道:哇噻,你真是傻瓜呀?难道只为送伞,不想送我回家?
    
男人又是一愣【是受宠若惊】,问道:真……真的……
     女人依然那么凶,大声地问道:什么真的假的?说完一把将男人拉了过去。
     终于,一对痴情的傻瓜走到了一起。
                                                                   
                                                                                         

            

 

        短篇小说: 《爱在身边没发觉》
                               /湛洪良。                           
   
     
当我第一次遇上他时,我就被他的气质所迷倒。深深的沉醉、渐渐痴狂。不光是他一米八五的个子,秀气的脸蛋,流行的发型。更爱上他的诗句。好感人、好浪漫,有泰戈尔的深情、徐志摩的浪漫、李清照的愁绪、李白的豪放。就是那种浓浓的情,淡淡的愁、酸酸的痛----------
    
一个百分百落入爱情陷阱的纯真少女如是说。
    他,就坐在她对面,手里拿着果汁,但却不见他喝下,只是傻傻地望着她。外表看不出有多大波澜,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内心深处正有一种她所说的淡淡的愁,酸酸的痛。因为他爱她,可她却在他面前,如痴如醉的说着另一个男人的好。
      对,也许她并不知道他爱着她,而且也是深深的,痴痴的。只是他不像她那么开朗大方,能大声地说出那三个字,他俩的性格相差太远了,远到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就算有一天他有勇气说出来,她也不会在意的,因为他在她心目中永远是一个大哥哥的典型。尽管他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头头是道。她一直认为他不是她心目中那个白马王子,她要的是那种敢在大街上大声说我爱你的那种人,而他不是,她相信他永远也不会说那三个字,因为他是个木头人,呆头鹅。
    她从来没想过失去他的照顾,自己生活会变成啥样,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从不管别人的感受,大有三国时期曹操的作风,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她也从没想过,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他图什么?她懒得去管,反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他们住得很近,但却没同居,仍然保持着看似不平凡却又隔着一道沟的关系。日子就这样不快不慢地过着。
     直到有一天,她眉开眼笑的对他说:佳良,王俊他回心转意了,他愿意接受我了。我明天就搬过去住,谢谢你这三年来对我的照顾,你自己要多多保重。他当时呆了,只说了一声:祝你幸福。转身时,他以泪流满面。
她走到那天,天下起了雨,吹着风。但她依然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个傻傻的他在风中淋着雨,一动不动的望着她远去的地方,久久回不过神。
      他以为她们该结束了,从此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忘却过去,忘记一切有关她的回忆。不料没出半月,她又泪流满面的找到了他,原来王俊已有了女朋友,只是闹了分离,他才一气之下接受了她。现在那个女人又回到了他身边,所以她被抛弃了。
     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是又心痛又恨,他能怪她吗?怪只怪那个无耻的男人,不负责任的畜生。
     当晚,他去找那个男人算账,他没有把此事告诉她,因为他一向是个孤避的人,一个是苦是累总一个人扛的人。
    第二天,她和往常一样去看他,可没见到他人,她走了。第二天她又去,仍没看到他,晚上也不见他回家,终于,她担心了,开始牵挂他了。她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要不然心中怎么有一种失落感?
     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他依然没回家。她慌了,她急了。她此时此刻终于明白,心中的大哥哥是那么的重要,她已离不开他了。
     她坐不住了,决定出去找他,可她走遍了他所有亲戚朋友家,仍不见他半个人影。后来经过她多方打听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天他去找那个无耻的男人评理,不料发生冲突,他一人被那三兄弟打成重伤,现在正躺在医院治疗。
     当她十万火急赶到医院时,他已静静睡去。看着他满身的伤口,她的泪水一涌而下。哭变成了倾诉,泪化着了思念。
     一护士走过来问道:小姐,你是那个叫阿丽的女孩吗?她点了点头。护士递过一封信冷冷地说道:这封信是这位佳良先生昏迷前写给你的,他在昏迷中都叫着你的名字,你怎么现在才来?他都昏迷几次了,差点就死了。没见过有你这种做女朋友的。
       她脸一红,没有回答她,忙拆开信,只见信中写着一首诗《当你走过的时候》:


      当你走过的时候,
      只一瞬间,就带走了我的魂。
      从此,
      心不在惆怅,
      眼不在迷茫。
      只因为你丝丝长发,
      和那花一般的脸。
 
     
当你走过的时候,
      天突然变得蓝了。
      风不在冷,
      阳光透着爱的温度。
      只因为你那轻轻的一笑,
      便成了我今生的记忆,
      化为永恒。
 
     
当你走过的时候,
      我的心终于不再坚强。
      哭变成了倾诉,
      泪化着了思念。
      风吹不走你的影子,
      雨留不住你的脚步。
      故事仍在继续,但却不回重演。


     当她读到这里时,泪水已模糊了双眼,隐约看到下面还写着一段话,字道:阿丽你好,此时此刻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但我知道如果现在不说,可能没有机会了。我会带着后悔离去的。阿丽,我爱你,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那丝丝长发和那花一般的笑容所迷住。(尽管我不爱笑,也希望自己能笑,大概我是从小失去母亲的原故吧)从那刻起,我就爱上了你。只是我认为爱一个人,不只是随口说说,而是需要行动的、需要时间去证明。我本以为自己有的是时间来疼你,爱护分蘖节你。岂料事事难料、事与愿违,只能任命了。如果我不幸去世了,希望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为我难过,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吗?上面这首诗是我为你写的,也是我第一次写诗。也不知是不是诗,听说诗词是要论平仄、押韵、对仗什么的。写得不好,希望你喜欢。
                                                                                                          ------佳良。
                                                     
    
当她看完信,已是痛不欲生。一转身扑到他身上痛哭起来。她亲吻着他的脸、亲吻着他的双唇、亲吻着他的伤疤。
     突然,他的脸抽动了一下,两颗泪珠从他眼角流出。
                                                            

                                                      
                        
短篇小说:《说爱,晚了吗》
                                  /湛洪良。                          
   
   
十年前,姜华和文玲是大学同学,双方都暗恋着对方,可两人都没敢表达。当时他们二人都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却不知竟是一见钟情
   后来他们都毕业了,各奔前程去了。
   十年后,他们又相遇了。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上天的安排。
    一天,他和她手拉手地走在开满野山花的小道上。
   哇!姜华,你看那株粉红的山花好美。
   他道:真的?那你等我一下。说完,他向那株山花跑去。
   不一会,他把一把美丽的野山花递到她胸前道:送给你。
   她低头嗅了嗅:这花真香,太美了。
   他道:喜欢吗?
   她高兴道:喜欢,而且是非常喜欢。
   他傻傻地笑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她道:对了,你早上说约我出来有事对我说,是什么事呀?
   他脸一红,吞吞吐吐地说道:这……这个………,我我等一下说行吗?
   她笑道:不行,什么这这我我的,你有事怕我知道?
   他忙解释道:不……不是的,我只是怕我说了你会生气。
   她道:你还没说,怎么知道我会生气?快说。
   他被逼急了,一咬牙,鼓足勇气道:文玲,我爱你。从我们大一开始,只是我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后来我听说你有男朋友了,但我听你的好友王小雪说你们便不幸福,而且还经常吵架,对此,我心里非常难过,可又不好说什么。直到一个月前,我听王小雪说,你和男朋友离婚了,我才从上海赶到温州,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好吗?
    当她听完他的话,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她一把抱住他痛哭起来:你这木头人,呆头哦。你怎么不早说?你知道吗?我等你这句话已经等了十年了。十年呀!             
   
他喜出望外的说道:真的?那现在说晚了吗?
    她在他怀里撒娇道:对,晚了,谁叫你害羞。
    他坏笑道:不行,晚了我也要追定你。
    她道:好吧!算你狠。不过你得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他道:OK,没问题。
   突然,他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
   她惊呼:眼镜蛇。
   他忍着疼痛,痴痴地看着她说道:难道………,我们真的晚了吗?
   她哭着大叫道:不,没有晚……,一定没有晚,我们才刚相爱,怎么会晚呢!是不是?
   没有人来回答她,只有狂风幽怨,阴云欲哭。
 
 
                           
     

作者简介: 
作者介绍:湛洪良:重庆人,80后作家,诗人,歌曲创作人。当过文学版主,做过杂志编辑。目前著有一部长篇武侠,三个中篇、130多篇小小说。诗歌580多首,散文与散文诗60多篇,歌词和作曲共400多首(不断增加中),古诗词200多首,对联150多副。作品发表见《新故事》《当代闪小说》《词刊》《中国散文诗》《山海经》《青年歌声》《词作家》《歌词世界》《精短小说》《情感文学》《80后文学选》《台湾新闻报》《词坛》《大众原创歌曲》《感冒诗刊》《中国当代爱情诗选》《新歌诗》《2011年中国网络情感作家·优秀作品选》《大文豪》《短篇小说美文版·星期九》《金色年华》《飞鸟诗刊》《当代诗卷-2011年卷》《超然》《无界诗歌》《网E文学》《世界华文作家》《2012,爱情诗选》《新文学》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各种文字多次获全国征文奖项。

 

 

 

作者QQ312667377 。 新号:18368708337

油编:325025
地址:浙江温州市龙湾滨海工业区二道二路1288号金帝鞋
厂。


湛洪良—收(18368708337 )

 

标签:短篇 小说 两个 爱情 傻瓜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心之游记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