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届

第十四届湛族同宗联谊会暨湛甘泉诞辰550周年大会专稿:

时间:2016/11/13 23:57:50  作者:湛社琴  来源:湛氏家族古今志  查看:382  评论:3
内容摘要:第十四届湛族同宗联谊会暨湛甘泉诞辰550周年大会专稿:                   目 次 诗歌:    相聚高州(同题诗歌)    诗组:高州行         诗歌:相聚高州 灵感的雨下个不停   散文:     我是湛氏微信 来自东西南北   短篇小说:    通灵祖宗屋 : 云画的月儿  你是我的意外第...

第十四届湛族同宗联谊会暨湛甘泉诞辰550周年大会专稿:

 

                  目 次

 诗歌:

    相聚高州(同题诗歌)

    诗组:高州行

        诗歌:相聚高州 灵感的雨下个不停

 

 散文:

     我是湛氏微信 来自东西南北

 

短篇小说:

    通灵祖宗屋 : 云画的月儿  你是我的意外

第十四届湛族同宗联谊会暨湛甘泉诞辰550周年大会专稿:

           我是湛氏微信 来自东西南北

           陕西 沙坝分会  湛社琴

我是湛氏微信,像WiFi一样穿过大山、河流和十三朝古都西安,顺着秋风融入到斟灌人聚集的高州;我是风儿,像雨滴和阳光融入空气一样,融合到东南西北的宗亲中,和各位尊者相聚。

    听,“呼呼 呼呼”,是南风吹过,在呼唤!这风为何在耳边吹拂?一张张精美的《邀请函》带着真诚将古远的宗亲相连!

看,“朵朵花絮流动”,是云儿飘过,在招手!金秋十月的高州色彩缤纷炫丽。天南地北的湛湛聚集这里!

   蹙立、静谧、恬淡的呼吸里渗出一份暗香,明儒湛若水“随处体验天理”,身与天地万物乃一体的的天体说;陶母湛氏育儿的故事,将“桃花潭”明丽成一片湛蓝,陶渊明因此而令人赞叹。五百五十年前,一颗带着哲学思维的头脑,将斟灌国的希望推到了顶峰,让大心学扩散远久。

    今天是公元二千零一十六年十月四日和五日,湛氏宗亲欢聚高州进行一次重大的族事论坛,我,来自祖国东南西北的湛氏微信,带着满腔热忱和诚挚的祝福,与素未谋面的线上线下的宗亲相聚——

   从湛姓起源到湛氏的各种故事,都在一次次交流中加深着记忆,族人间的联系亦越加紧密。湛氏因为久久的线上交集,观点碰撞,终于在现实中开出了一大树绚丽的花朵,这就是高州的盛大聚会。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秋天,西北风穿越地域,在一本全国散文征文作品《生命的暗示》中,和新塘的湛汝松老师不期而遇,那年风轻云淡,湛氏家族网站的互动,变成了一种责任。如今已过八个春秋,风儿没有滞留、不曾改变,而我们祖先曾经为梦想追逐的天理说、育儿说都在网站中一天天成熟、壮大。QQ群、微信群一次次让湛氏宗室活动亦步步跟进,我,一个小小的电荷,在湛氏的一次次聚会中,和众多宗亲一起联手:一个后生受到病疼折磨,囊中羞涩,无力治疗时,族人们慷慨解囊,帮他筹钱换肾;一位老者不幸离世,大家集体哀悼……  

   诗曰:“山连着山,水连着水,过了一湾又一湾……这就是一脉相承的宗亲,在关键时刻彰显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今天我们相聚高州,“高”,天也,相聚在高处,寓意深远。传说中,高州新垌与云潭两镇交界的“三官山”,是“天、地、水”。古时候,三位仙人腾云驾雾于三座山峰,降伏了两条大莽蛇,为民除了害,村民因此建了“三清观”供奉这三仙(“三官”;天官、地官、水官), “三官山”由此也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朝拜者。尤其艳阳之后遇雨天,“三官山”更是云彩烟霞,叠起浮现,如仙女起舞,轻纱飘动——就像著名画家吴思志的 “三官山”山水画那样气势磅礴,将高州的美推向极致。而巧合的是,我们湛氏聚会的那几天,正是这样天, 美丽的阳光,急匆匆的雨脚,将湛氏的宗亲融进了最美的那一刻。 

   “国庆长假聚高州,天南地北微信群。湛湛之中才人多,摄影大师把瞬间留。”

   缘起缘聚在高处,只因我们都是斟灌国后裔,尧的子孙。阵阵荷香,弥散于千顷碧波;轻风微澜,是湖水轻吻着湖畔的沙岸。

 一生能有几回聚?缘耶,份耶!我,湛氏微信将更加叮当。

靓影霓裳,勤劳的湛氏咏叹盛世辉煌,祖国昌盛!

 

同题诗:相逢高州

 

 

七绝 相逢高州

     湛日发

大宇茫茫添旧梦,

经心相顾喜相逢。

茫茫渊薮因缘是,

窃窃银河俯仰从。

 

 七绝 相逢高州

   谌荣安

高州相逢不是梦,

无缘哪会喜相逢。

恭听大师言哲理,

仰慕堂堂魅尊容。

 

 七绝 相逢高州

   湛社琴

天南地北高州逢,

血脉相连祖宗梦。

冥冥渊薮同根生,

千古甘露陈湛情。

 

  2016104日晚,于高州富丽华宾馆。                相聚高州:灵感的雨下个不停


                   陕西 沙坝分会 湛社琴

 


     

我们从虚拟的世界里走来

像朵朵云儿

在空中相遇

星光点点的夜空

灵感的雨下个不停

将精彩的表演淋成缘分

 

公元二千零一十六年十月

神箭似的雨 纷纷坠落

射中你也射中我

那些虚拟空间里的影像

梦一样蜂拥而至

 

气场强大的你

带着祖先的祝福

从天上而来

纷纷而至的箭镞

如灵魂般落在夜幕上

折射成一种意向

 

  

紫色的黄色的

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

晶体颜色如此透明

薄片的 粉状的 纬状的

潮湿的空气里

你冒着被夜雨吞噬的危险

任夜莺的歌声唱响星空

 

那一刻 一切都在旋转

仿佛又一次遇到祈祷的焚香

隐隐闪闪在黑色夜里

仿佛又一次听到

沉重的鼓声咚咚咚

敲醒三月的风神

 

一切都在旋转

仿佛火辣辣的唇

 

 

又一次亲吻着发烫的青春

夜的土地

洒满了古老的情缘

祖先的灵气这一刻显现

 

  

一切都在旋转

像太空像地球

掀开了历史又一页

地火燃烧

沉默中发出喧嚣

 

封冻冲出地层

热情地将梦想倒影成峰

树起一个新阵容

不屈的意志借助旋风

汽笛声中  我们扬帆吧

凹陷和隆起

秘密投下一片春光

湛氏吉祥

 

   

一切都在旋转

主旋律像夜风

一夜间吹遍南国的寸土

这是个什么日子?

掌声从十指间爆响

目光仿佛着了火

一组黑色的文字借助祖谱

从时间进度表的交叉点上

箭一样穿出谷底

在云朵间碰撞

 

窗前的花果正香

一组组数据透露出叠印的信息

湛氏就在这些信息中交织

燃烧激情 喷射出欢喜的雨柱

声波变幻的音乐会

让六百多双面颊

 

 

 

 

缠绵成古世纪的情歌

一切都在旋转

放牧四季放牧火种

祖祖辈辈

用汗水和勤劳换取的希望

像一根绳索蜿蜒在小路

一头牵在祖先的手上

一头捆在智者的心上

多少次梦里

被祖先的雨淋湿

多少次跌倒又爬起来 前行

 

正如那天夜里

零零星星的雨落下来

一盏灯 一张脸

那情形对于生活

折返成万花筒上的春天

 

    

如今被称作记忆的云儿

不在身边

那些甜脆都与雨有关

月光把秋醉成咖啡色

朵朵云儿唱着同一首歌

 

我们从虚拟的世界走来

在真实的时空相遇

星星点点的夜空

朵朵云儿

在灵感的雨镞中

向着太阳前行

  诗歌------

                           高 州 行

14届湛氏同宗联谊会暨湛甘泉诞辰550周年纪念大会

2016年国庆佳节期间在广东省高州市举行,600多名代表在这里相聚

 


   

这些日子

热浪包围着这个城市

我还能定下心来

为你画像

山那边的宗亲来了

我就去车站接他

我们一道回来

正好看到

太阳从东方升起来

 

起起伏伏的原野

婴儿似的太阳

一步步跑过来

很多很多的宗亲

有的英武高大

有的清秀俊丽

许许多多的传说

被升华成春天

在这里发芽

 

    

一阵阵风儿吹过

甘泉书院就从风里长出来

在金色的光束中

散播生长

四十座书院

像种子

在岁月长河中发芽

 

阵阵涛声抑扬顿挫

你打浆我挥镐

向智慧之河 扬帆起航

小小的船儿又一次停泊在

高州菉树村樟木坡

 

 

高州古城

许许多多的湛氏子弟

组成了欢乐的舰艇

你做浆我做舱

组合成一艘跨越时空

承载陈湛王明辨天理的帆 远航            

将黎明的天空照亮

 

   

一阵阵歌声

从舰艇上升起来

像金色苹果

你握着我

握着一颗心,握得暖和

总不忍切开

然苹果握久了会变味

你用目光切去一瓣

举起手来

像月亮和星星

每一个星月

都是一份大心学

统统地聚集在高高的高州

将湛氏的天空照亮

 

    

夜很神秘的涵盖我们

水柔如舌

我们荣幸地参与

湛若水诞辰550周年的纪念会

和祖宗树和历史簇拥

 

顺着弯弯曲曲的纹理

灵气和悟性的界定汩汩有声

夜雨合唱着歌声

将一杖硬石软化成琴

弹奏阳光

 

 

 

 

湛氏之根一脉相承

一人呼应

六百多名代表,代表了十万湛氏宗亲

从虚拟的网络走向了

距离白沙甘泉最近的时空

 

公元二千零一十六年国庆长假

歌舞升平

史无前例的聚会

将天南地北的湛氏

聚集在了高州

 

寻找祖宗树的理念

让血脉相连的湛谌陈

融合成焦点

信息的交集融合

将聚会推向了顶峰

 

    

雨水挂在耳边

造雨神独坐在天梯上

祖先的脚叩响黑夜

祖先的头敲打着云

四方的神水汇龙

神鹰的羽毛掉下来

麦苗返青

种瓜种豆种秋天

云儿生长的地方

祖先的灵魂

从我们身上复活

一个脚印又一个脚印

是汗水滚落进泥土后

长出的一座森林和希翼

 

山岚升腾 新绿涌动

一群高高的山羊

跟着风儿和歌声 跑出来

带来净土 带来好的年头

 

  

长笛不开口

我欲何必欲说还休

 

 

宗亲啊

也许你该把

重大的聚会忘记

或久久迟到

这样  点起香火时

才会心安理得地

记起那些场景

 

一种乐声

从古远流淌而来

变幻着季节

读风读雨读云朵

漫天白雾涌动

委身于雨蹄下

感受飞腾的意境

 

长笛不开口

我又欲说还休

忘记就是一种快乐

快乐地打开脑洞

每一个细胞的房子

都会让新的阳光

新的风儿一起涌进来

一曲华夏繁荣的新篇章

已经奏响,

在大地、在天宇回荡

湛氏强盛 祖国辉煌

 

湛氏强盛 祖国辉煌

如巨龙矗立于世界的东方

 

 

   陕西 沙坝分会 湛社琴

 

 
短篇小说:通灵祖宗屋          
                      云画的月儿 或 你是我的意外 
                     陕西 沙坝分会 湛社琴
 
遇见你 是最美丽的意外。
一见如故,都是似曾相识。细雨朦胧里有递过雨伞的体贴,欢笑吵闹里有会心一笑的默契。
 
    十一国庆长假的第一天早上,16岁的湛月茹像往常一样和闺蜜陈琳一起,女扮男装去三官山游玩。他们爬到半山腰的时候,陈琳接了一个电话,急匆匆下山了。湛月茹看见山顶朵朵云彩好像在向她频频招手,便独自上山了。
   到了山顶,她去了和陈琳经常去的那片树林,一个世界级的原始公园,坐落于山的南侧,朵朵云儿、各种优美的溪流和山洞组成了一个独特的世界。优美的自然景色,仙境般清爽的空气,令月茹陶醉。尤其那个如圆月般清澈的锦湖,是她最珍爱的。
    湛月茹爬到山顶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儿,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了。坐在锦湖边,她一改往昔的羞涩和忸怩,脱去运动鞋,挽起袖子和裤角,将脚伸到了水里。“这个时候,我是男生,不用顾忌熟人的目光……月茹这样想着,用脚打出了一些水花花来。
   也许是累了,湛月茹盯着水里倒映的太阳和朵朵云儿,如醉如痴,看着、看着,她的眼睛不动了,似乎圆圆的太阳在水分子的折射下慢慢地变化起来,渐渐地和周围的云朵组成了一个超级大的蓝色月牙儿。
    湛月茹站起来顺着月儿通道,渐渐地走进了水里。周围的人看见她出格的举动,尖叫着、呐喊着,她全然不知。
    顺着蓝色的水晶路,湛月茹向前走去,一路上光火璀璨,星光闪闪,路边不时有摆摊子的商贩疏密不一的分布着,叫卖珠宝首饰的、叫卖唐人的、叫卖胭脂水粉的……月茹很奇怪,这里的人个个都穿着古装,像古装戏里的人一样。
走着,欣赏着,湛月茹被一个摊位上的一把蓝紫色小陶罐所吸引,她站在摊位前,端起陶罐细细观看,当她打开陶罐的盖子时,陶罐动起来了,一名青衣女子拿着剪刀走了出来,她剪下自己的落地长发,坐在陶罐的外壁开始编制假发。
时间的轮盘已经转到了东晋时期,青衣女子正是湛氏陶母,她和儿子陶凯相依为命。因为家境贫困,度日艰难,这日冰封雪锁,他们为了招待范阳孝子一队人马,她把自己一头油亮的长发剪了去换米。当时这队人马,走到她家附近时,人困马乏,就投宿她家。   
   青衣女子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就对儿子陶凯说:“你只管去把客人留下,当娘的我自当设法招待他们。”
   青衣女子摸一摸自己的长发,用梳子梳好后,一咬牙剪了下来,她把长发分成两段做成漂亮的辫子,到集市换回了几斛米,之后,又砍了家中几根不承重的屋柱,劈开当柴烧。
     傍晚时分,青衣女子准备好了几桌精美的菜肴。这帮人吃完后,夸陶母湛氏手巧,夸陶凯口才好,同时表达了他们深厚的谢意。晚上,马的草料吃完了,没有什么可喂,青衣女子便将坐卧用的草垫铡碎作了马的草料。
   第二天,天放晴了。范阳孝子一队人要离开的时候,陶凯已经送了五十多公里的路,还依依不舍地相送。范阳孝子说:“陶子,您已经送得很远了,回去吧。”陶凯仍然不肯返回。
   范阳孝子接着说:“您回去吧,到洛阳后,我一定替你美言!”
   陶凯这才返回。
 
 
 
   范阳孝子到洛阳后,果然没有食言。他向朋友们极力赞扬陶凯,陶凯于是获得了极好的声名。      
   湛月茹看完这场微情景剧后,继续踏着蓝色的水晶路前行。
   她走过了几个河谷,在一家卖古董的摊位前站住了,一个紫兰色的手镯让她欲罢不能。   湛月茹看见这个紫兰色手镯,心跳加速,兴奋不已,腿就拔不动了,好像手镯里许多和她熟悉的人在竭力挽留。她似乎变成了一个穿古装的小女孩,站在一个高个子青年的身后。一伙年轻的学子,激烈地争论着什么问题。
   这种突发的灵感,让湛月茹产生了想买下这个手镯的念头。她摸摸口袋,有300元钱,于是就理直气壮问买手镯的白发老翁:“老爷爷,这个镯子卖多少钱?”
  “300万元”,湛月茹吐吐舌头,叹口气,“300万!这么贵?老爷爷,能不能便宜一点儿?”湛月茹尖叫着,抖动着手里的300元钱。她的尖叫声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看见心爱的手镯,湛月茹女孩子的矫情发作,撒娇地对白发老翁说:“老爷爷,我想试戴一下,行吗?老爷爷,这手镯太萌了,我太太太喜欢啦!”
   白发老翁看看月茹,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他说:“小姑娘,你试试吧,如果能戴进去的话,300元卖给你!”
   “啊!”月茹又一次惊叫着,兴奋地嘴都合不拢。
   白发老翁说:“不少人看上这个手镯就是戴不进去,这镯子有灵性……
   月茹接过手镯,手镯顺溜地钻进了她的手腕。
   霎时奇迹出现了,一道紫色的光芒划破云层闪烁着,将天地照得通亮。月茹就在这道光芒里,舞蹈着向前走去。爬山的人和商贩们惊叫着,月茹眼前一黑,呼啸的风声在耳边炸响,她轻飘飘地坠落着,似乎在沙滩上狂飙,又似乎穿越一堵黑乎乎的气体墙。忽然她撞在了一个高大的物体上,几乎将她弹飞。她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跌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个浑厚的男声气势汹汹地叫嚷道:“谁呀?没有长眼睛吗?冒冒鬼!”
   湛月茹吐吐舌头,揉揉被撞疼的臀部:“你,你,疯子……”疼的她的俏脸都变了形,半天说不出话来。
  “自己撞到人家身上,还怨别人!哼!”一个气愤的声音穿过月茹的耳膜。
   “这声音这么熟悉!你?”湛月茹静静神,才发现自己跌进了一学堂,躺在几位争论问题的帅哥附近,对她发飙的就是那个高个子的。
月茹做了一个鬼脸。
可是被她撞到的那个高个子男生已经不再理她,而是继续对那几个人说:“天与人、名与实、理与气、知与行、心与物等是物质和意识的关系,比如像大宇宙的……,没等他说完,另外一个男生抢过话头,说:“天、实、理、行、物都是客观存在的,就像人的名、心、知等,这时一个小女孩跑过来,“ 哥哥,哥哥“叫着。
   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径直跑到了高个子男生身后,高个子男生抱起她的时候,小女孩戴着的紫色手镯和高个子男生身上的玉佩接触后,发出了一道强大的紫兰色光晕,时空刹那间凝固,小女孩和高个子男生乌亮的头发和眼睛一起闪耀出迷人的光晕。学堂四周那些方方正正的字体,更加遒劲有力。
   这是明朝的一个学堂“湛子洞”,“明洋哥哥、雨泽哥哥,妈咪叫你们吃饭呢,等吃完饭后再讨论心学问题……
 
 
 
 
  
   紫光之下,小女孩嘟囔着嘴,她的乌丝闪耀着。
    当湛月茹转身与高个子男生的眼眸相撞时,他的心似乎要跳出来了,他喘着粗气:“这,这是找到了吗?那个陪伴自己读书的小妹妹……
 
   一个镜头出现在了湛月茹的脑海里,这是她的前世:
    花园的小房子里。
    王蓉坐在窗户上,捧着一封信函,脸上泛着幸福的微笑。
  “蓉儿!”湛月茹唤道。
  王蓉吓了一跳,见是月茹,忙起身行礼。
  湛月茹握着王蓉的纤手将她扶起,佯怒道:“不是早说过了吗?你我姐妹相称,不必行礼!”
  王蓉感激地笑了。
  湛月茹看了一眼王蓉手上的信,好奇地问道:“你大哥来信了吗?”
  王蓉娇颜微红地点了点头,可以看出她非常开心。接着满脸露出了忧郁的神情。
  湛月茹不解地问:“蓉儿,你怎么了”?
  “嗯!是这样的,我,我。我不认识字!”王蓉不好意思地说。
  看来,王明洋也真是糊涂了,竟然连妹妹蓉儿不认字这个事儿都忘记了,他不应该写信,应该像老叔那样,画画才对嘛!
    湛月茹流露出恍然的神色,“这样啊,蓉儿,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姐姐帮你读?”
  王蓉连忙点头,将信递给了湛月茹。
  湛月茹一看到那方方正正透着一股子强悍味道的字体,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一翻,暗道:“果真字如其人,真是呢,字和人一样霸道!”
  
  夏季,天气最热的时候,湛月茹和她的哥哥雨泽等学子经常在凉爽的湛子洞书院里学习,和众多学子一起讨论程朱理学等问题。惟有蓉儿喜欢练剑,不愿意在这里学理学。
   这天,下雨了,他们急匆匆地走在街上,要去寻找竹林里练剑的蓉儿,。
   匆匆的湛月茹不小心撞上了那个长袍男生,那男生手上的书等东西散落了一地。他们蹲下身去捡书本,对视彼此眼眸的那一刻,碰出了火花,由此产生了浓浓的仰慕之情。从此,王湛成了世交。湛月茹和王蓉也成了最好的姐妹。  
   湛月茹望着明洋的黑眸,平静无一丝波澜,却深邃迷人,那里倒影着她的身影。她突然笑了,是啊,找了这么久,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眼里有自己的人。她开始唱歌:
   “从来不曾怀疑,你是我今生难忘的相遇,纵然天空中飘着濛濛细雨,世界被明媚的阳光所包裹,呼吸中都弥漫着甜蜜的气息。从来不曾怀疑,你是我今生难忘的相遇,纵然…………
    秋日的夜晚,他们仰望星空,陈献章的话语又一次出现在了雨泽、明洋的星空:“天、实、理、行、物是客观存在……
    似乎一场哲学思辨辩的声音又在蓝色的水晶路上,回响起来。
    湛月茹揉揉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定定神,才发现自己睡着后,竟然从湖边的那块石头上滚进了湖里,在湖面上睡着了,眼望蓝天、白云。她游到岸边,捡起落在石头上的手机看看,已经到了下午。
    梦里、云里的蓝色月儿似乎还在眼前闪烁着。
 
标签:第十 第十四 十四 四届 同宗 

出处:湛氏家族古今志网址:http://zhanganquan.com   http://www.zhanganquan.com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421号

    渝ICP备12002000

Powered by OTCMS V2.92